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TXT下载

第466章 我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分开一段时间?”

    当陆天龙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凌月心底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身子都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上一次,陆天龙也是说要离开海阳一段日子。

    那次是天,陆天龙回来了,却浑身是血身受重伤。

    如果不是他那个精通医术的兄弟及时赶到,很长一段时间,他恐怕都下不了床。

    这次,陆天龙又要分开一段时间?

    “陆天龙,你怎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海阳市公交建设竞标马上就要开始,我们的对又是英雄会的董青鲢,你要是不在的话……”

    旁边王莹脸色之带着点儿悲伤。

    上次陆天龙离开海阳,回来之时身负重伤,这件事她也是知道的。

    她现在真的想要把陆天龙留下,却没有更好的理由,只能把这件事搬出来,希望陆天龙能够不要走。

    “公交建设竞标的事儿,你们自己应该也能应付,董青鲢虽然难对付,可这个女人跟其他人不一样,不会搞那些乱八糟的东西,更不会趁着我不在,用那些卑劣的段来对付你们!”

    陆天龙略一沉思,道:“再说,只是分开一段时间,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

    “真要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们,你们放心,等我回来,男的打断条腿,女的割开张嘴!”

    <enter></enter>    “……”

    本来挺悲伤的时刻,被陆天龙这几句话,弄得直接崩溃。

    “真的要离开?”

    苏凌月沉默一下,抬头静静看着陆天龙道。

    “是!”陆天龙点点头。

    “很危险是吧?”苏凌月轻咬嘴唇,道。

    “呵呵,天底下哪有不危险的事儿?要想跟你解锁两种姿势都得拼了命的想办法。”陆天龙一脸轻松的笑道。

    苏凌月脸色稍微一黯,道:“是不是和今天来这里想要杀我的那两个人有关?”

    “恩!”

    陆天龙也没否认,她知道冰雪聪明的苏凌月肯定能联想到这一点。

    “好,那我不再劝你,我们等你回来!”

    低着头沉默了足足一分钟,苏凌月终于抬起头,一脸平静道。

    “好!记住我说的话,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要多小心,遇事不要冲动,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处理!”

    “我说过,如果有人敢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们,男的我打断条腿,女的我割开张嘴!”

    陆天龙一脸认真对着两人道。

    苏凌月和王莹心头都是一暖,然后一股强烈的不舍和留恋涌上心头。

    “你自己也要小心!”

    王莹眼圈都已经红了,微微扭头看向窗外,两行清泪顺着洁白脸庞滑落。

    “什么时候走?”苏凌月眼升起一团轻雾,却强忍着没有流下眼泪,轻声问道。

    “今天晚上,争取早去早回!”

    陆天龙回答道,他已经安排人去安排今晚的行程。

    “一路顺风!”苏凌月深吸一口气,轻轻摆摆道。

    “我会的,对了,临走之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们两个人能不能考虑一下!”

    “闭嘴……”

    陆天龙话还没说完,苏凌月和王莹几乎同时开口娇斥道。

    同时小脸儿一红,她们太清楚陆天龙这个家伙了。

    “你们肯定觉得,我是想说,如果能够安全回来,你们能不能跟我解锁两种姿势对不对?”

    陆天龙很无语的看着两人,道:“这回你们真猜错了!我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其实我的要求是,这次行程凶险万分,能不能回来还不好说,说不定还会客死他乡,永无归程!所以……”

    “所以能不能在我离开之前,就先跟我解锁两种姿势呀?”

    “……”

    苏凌月和王莹直接崩溃,心头更像是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陆天龙这家伙,实在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你能不能回来管我们什么事儿!莹姐,我们再来讨论一下过几天公交建设竞标的事儿。”

    苏凌月狠狠瞪了旁边一脸诡计得逞的陆天龙一眼,深吸几口气,脸色恢复平常,招呼着王莹回到沙发旁坐好,不再搭理陆天龙。

    “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热情的敞开怀抱,就权当是给一个将死男人最后的温暖还不行吗?”

    陆天龙垂头顿足道。

    回答他的是两个娇媚的白眼。

    “好吧,那我走了,你们保重!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节操……”

    陆天龙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终于完全消失。

    就在他开门离去的瞬间,苏凌月的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了一下,却很快恢复平常。

    他会回来的!

    傍晚时分,海阳场。

    陆天龙到达的时候,众人已经在那里等着。

    温天豪、圣狱、圣农、罗汉、木易、紫瞳,一个不落全都聚齐。

    除了他们之外,陆天龙还看到了两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苗倩和齐楚楚!

    “妞儿,我们这次可不是出去旅游,你们跟着干什么去?”

    陆天龙很奇怪的问道。

    &nsp; “哼,我说过,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要寻找一切会,然后杀了你!”

    齐楚楚气呼呼道。

    “哈哈!寻找一切会杀死我?我看你是想在任何有需求的时候,都有头勤勤恳恳的壮牛帮你耕地吧?”

    陆天龙哈哈大笑。

    “你这个色胚,我……反正我不管,我说过以后要一直跟着你,就一定要跟着你!”

    齐楚楚直接闹了大红脸,咬牙切齿盯着陆天龙道。

    “你救过我一命,我不想一直欠着这个人情。”

    苗倩的回答比较实在,上次在恶人谷,最后时刻如果不是陆天龙舍命救她们俩,苗倩肯定就已经丧身在那滚滚落石之。

    “你们愿意跟着就跟着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只要跟着,就要服从命令!”

    “你们对我什么态度没关系,可如果因为你们的缘故,连累的兄弟们出事儿,我绝不下留情!”

    陆天龙盯着她们两人,很郑重道。

    “好!”苗倩和齐楚楚两人也没过多纠缠,很痛快的点头。

    “沙莎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陆天龙看了一下时间,扭头问向圣农。

    圣农马上点头,道:“保证没有任何问题,我已经给她喝了一种特殊药剂,足够她睡上几个小时,已经弄到行李箱,先送上飞了。”

    有那么一个脸上带着两道疤的女人,到哪里都是焦点,这可不是陆天龙想要的。

    要不然很有可能连飞都上不去。

    “如果准备妥当,那我们就出发,兵发巴黎!”

    陆天龙大一挥,豪气十足道。

    北京城,一栋毫不起眼的别墅之。

    这是一间装修很普通的书房,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后面一个放着几百本各式书籍的书架,另外还有一张容纳四人围坐的方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简谱而端庄,整个书房弥漫着一股肃穆气氛。

    四名老者围坐着方桌旁,正在悠闲的喝着茶。

    他们表情轻松,很随意的谈论着当下的一些时事,气氛很融洽。

    突然,正东方向穿着山装的白发老者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整个书房的气势顿时一变。

    “那条小龙又开始不安分了!”

    老者接听完电话,轻轻叹一口气道。

    “他这次的目标是猎杀者吧?”坐在西侧那面容慈祥的老者微微笑着开口道。

    “应该错不了,现在那条小龙已经登上了前往巴黎的飞!”东方老者点点头。

    “呵呵,都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那毛躁性子!”南方老者微微一笑,不知道是责备还是欣赏。

    “这一去,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好容易才形成现在的场面,我们要不要阻止?”坐在东方的老者询问道。

    “阻止?谁能给我一个理由,为何要阻止?”

    坐在他对面人高马大的老者大声道,他穿着军装,肩上的将星褶褶生辉。

    他头发也已经花白了大半,可一双眼睛却如宝剑般锋利。

    “为何要阻止?我们好不容易达成现在的平静,难道就要让他一破坏?”

    坐在南方的老者皱眉道。

    “他一破坏?老东西,幸亏你还有脸说出这句话!”

    穿着军装的西方老者声音陡然提高八度,一双如鹰般犀利的眼里死死盯着坐在他旁边的同僚。

    “别的不说,那条小龙为了华夏,生生死死无数次,功劳苦劳不必多说!”

    “可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就是为了你所谓的平衡,亲抹掉了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凭什么?你告诉我凭什么?”

    军装老者眼闪着怒火,猛然拍了一下桌子,整个书房顿时变的剑拔弩张起来。

    “你也不用跟我着急,当初是我们几个一起决定的这件事儿,现在你把所有的罪名都按在我的头上,是不是不公平?”

    南方老者瞪眼道。

    “我呸!亏你还好意思说……”

    西方军装老者站起来就要发飙。

    坐在正北方的老者一直没有开口,始终都在面色平静的喝茶,此时轻咳一声,声音不大,却让书房顿时安静下来。

    “行,你是我们老大,这件事该怎么办你说吧,反正你要是还让那条小龙受委屈,我不服气!”

    穿着军装的老者跟小孩似得赌气道。

    “委屈?现在让他受点儿委屈,又有什么不可以?”

    北方老者微微一笑,道:“他现在经历的,最多算是小小的考验,如果连这点儿挫折都经受不住,那他以后如何承担他的家族,赋予他的无上荣耀,和那神圣的使命!”

    “至于这次去巴黎,由着他去吧,这几年我们太仁慈,竟然连猎杀者那样的阿猫阿狗,也敢来华夏撒野!”

    “让那条小龙去折腾,去告诉那些心图不轨之人,犯我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

    “犯我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

    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异样威严,在这空寂的书房之久久回荡。

    “咳咳,喝茶喝茶,我怎么觉得今天这茶叶是真不错,老大私藏的真品吧?”

    穿着军装的大块头老者嘻嘻哈哈端起杯子,妆模作样喝了一口道。

    “同意!”

    “同意加一!”

    坐在东方和南方的老者点头,书房之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散于无形,再次变得融洽而随意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