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TXT下载

第681章 惨死的王全安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直到陆天龙拖着王全安离开好一会儿。

    还瘫坐在地上的北野培海这才终于缓过神。

    想想刚才像是鸭子一样被人提在半空,他就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

    他好歹也是传承世家的族老好不好?

    那个混蛋,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啊!

    “抓走王全安,以为就能从他嘴里得到你想知道的东西吗?妄想!”

    许久,北野培海脸上闪过一丝阴戾,咬牙切齿道。

    “陆天龙,你给我记着,不报此仇,我就不叫北野培海!”

    “我以北野家族的声誉发誓,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海阳。

    别墅地下室。

    王全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

    面前站着陆天龙,还有一个面色狰狞的壮汉。

    <enter></enter>    “老大,这家伙醒了!”

    圣狱正在旁边摆弄他的那些小玩意儿。

    带钩的银针,柳叶般的小刀,类似西餐的叉子。

    各种各样让人眼花缭乱。

    审问犯人向来都是圣狱的强项。

    以前每次任务抓到对方的俘虏,都是他出审讯。

    不管多么强硬的汉子,到他上必定服服帖帖。

    据说他可是有一百零八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段。

    摧残身体,同样摧残心灵。

    最后让人彻底崩溃。

    “恩,那就开始吧,我不想跟他废话。”

    坐在旁边的陆天龙淡淡挥。

    “好咧!”

    圣狱马上点头,脸上带着狞笑,从那一堆小工具里面随意挑选了两样,然后走到了王全安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

    光是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小工具,就让王全安直接吓破了胆子。

    他拼命的挣扎,同时朝着陆天龙吼道。

    “干什么?让你尝尝小爷的段呀!对了,你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圣狱笑眯眯的凑过去,把一把柳叶宽的小刀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叫柳叶刀!锋利无比,在人身上划过,不会疼,只是痒。”

    “那种感觉,就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身上爬,啧啧。”

    王全安浑身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光是想想那种感觉,就绝对让人毛骨悚人。

    “陆天龙,你,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声音颤抖,大声叫道。

    “不能这么对你?没问题!”

    陆天龙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边是地狱,有各种各样能够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小玩意儿。”

    “那边是天堂,有好酒好肉好妹子。”

    “要选择那一条,就看你了。”

    陆天龙轻描淡写道。

    “你,你要我出卖海爷?不,不可能!”

    “我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事儿的,就算你杀了我也不可能!”

    王全安顿时明白过来。

    陆天龙这回抓他过来,不是只想着折磨他一顿完事儿。

    而是想要撬开他的嘴,知道北野培海做的那些龌龊事儿。

    那是绝对不能说呀。

    否则让北野培海知道,华夏虽大,可也在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但愿你待会儿会改变主意。”

    陆天龙耸耸肩,挥示意圣狱可以开始。

    “好咧,小子,闭上眼睛享受吧,美好的一刻即将到来。”

    圣狱干脆利索直接动。

    双飞舞,王全安身上顿时出现一道又一道的划痕。

    那划痕密密麻麻,直接将他的衣服切成了布条。

    然后在他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细长的红痕。

    王全安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

    可慢慢的,刚才圣狱描述的那种瘙痒感觉袭来。

    他咬牙强忍。

    可根本无济于事。

    一开始还在可以承受范围,可慢慢的,那感觉就仿佛连灵魂都在颤抖。

    他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

    “嘿,这就受不了了?才刚开始呢,你再试试这个!”

    圣狱腕一翻,一把菱形金属物体出现在心。

    “这叫销魂钉,光听名字你也应该知道,会让你整个人从身体到精神,都特别的销魂。”

    一边说,圣狱一甩。

    一颗销魂钉直接没入王全安的肩胛骨内。

    王全安几乎同时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传来。

    万虫噬心的感觉啊。

    “留点儿力气,待会儿叫,咱们还有其他的玩意儿呢!”

    圣狱把六根销魂钉全部甩入王全安的体内,然后又随从旁边扯过几种工具。

    “不,不要,我说,我全说!”

    王全安终于受不了这种灵魂都被摧残的痛苦,一把鼻涕一把泪,用沙哑的嗓子嘶喊道。

    “卧槽,就这点儿出息?我都还没过瘾呢!”

    “要你你等我用完这根蚀骨针再说行不行?”

    圣狱笑眯眯的跟王全安商量。

    “我说,我说,你想要问什么,我全说……”

    王全安已经虚脱,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r/>

    “好,那我问你,北野培东,到底是不是你们害死的!”

    陆天龙挥让圣狱退到一旁,亲自到了王全安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我说,我说,北野培东,是,是……”

    王全安已经临近崩溃,马上就要说出事情的真相。

    可就在此时,他的喉咙之,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

    “不好!”

    陆天龙大惊,猛然伸点向他胸口的要穴。

    速度很快,却已经来不及。

    就见王全安喉咙处,诡异声响过后,突然鼓起一个黄豆大小的疙瘩。

    那疙瘩仿佛有着生命一边,顺着他的脖子飞快上移。

    眨眼间的功夫,就爬上了他的头皮处,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咕噜,咕噜!”

    王全安脸上闪过极度痛苦的表情,嘴里也是发出不似人声的凄惨叫声。

    也就短短几秒钟的功夫,他脑袋一歪,彻底没了动静。

    陆天龙脸色阴沉。

    没想到竟然让王全安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儿!

    “你们进来吧!”

    他沉默一下,开口道。

    房门马上被打开,千蛊王苗倩,圣农和木易快步走入。

    “刚才的情况你们应该也看到了,谁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审讯之前,陆天龙就特意把苗倩人安排在了隔壁房间。

    里面有高清屏幕,直播审讯的整个过程。

    刚才王全安离奇死亡的过程,他们自然也看的真真切切。

    木易和圣农马上上前查看。

    他们翻看了王全安的瞳孔,捏开嘴巴查看舌苔,伸触摸他的喉咙。

    甚至还用银针刺破他的肌肤进行确认。

    苗倩没有上去,站在那里微皱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大,没有毒迹象,也没有其他线索,暂时无法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圣农和木易检查了好一会儿,都摇着头退回来。

    死因实在太奇怪,没有任何内外伤,也没有毒,非常蹊跷。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种秘术,很多掌握特级情报的人员,在被别人俘虏,被迫说出秘密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陆天龙微微眯着眼睛开口。

    以前同样碰到过这样的事儿。

    对方高层人员开**代的时候,不是瞬间变成白痴,就是直接死亡。

    这种封印记忆的秘术,真的很诡异。

    不过能够有这种效果的秘术太多,他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种。

    “让我来试试!”

    听了陆天龙的话,苗倩眼睛一亮。

    她迈步走到王全安身前,细长指轻轻沿着刚才那黄豆大小疙瘩行走的诡计摸索了一圈。

    最后指突然停在了王全安的脑袋上!

    “看来我预料的没错,是癔蛊!”

    她突然开口道,随即指在王全安的脑袋上轻叩两下,竟然传来咚咚的声响。

    仿佛他的脑袋里面已经完全是空的一般。

    “癔蛊?”

    陆天龙等人顿时瞪大眼睛。

    “没错,是癔蛊!”

    “癔蛊也是蛊术一种,却比普通蛊术更加残忍和邪恶。”

    “这是一种经过特殊法炼制的蛊虫,可以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人体之内。”

    “并且能够与人的神经形成连接!”

    “一旦蛊之受到胁迫,再极度不情愿情况下要说出某些事儿的时候,癔蛊虫便会自动被触发。”

    “它会在极短时间内,沟通血液进入人的大脑,并将之全完吞食……”

    “因为这种段太过凶残,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灭绝!”

    “没想到,现在竟然又重新出现。”

    苗倩的表情无比凝重。

    癔蛊,蛊虫。

    听了她的描述,陆天龙等人大概也明白了什么意思。

    估计是王全安知道北野家族或者北野培海太多的秘密。

    他们早就料到以后可能会有仇人想要从王全安身上打开突破口。

    所以他们秘密对他施用了癔蛊!

    “很好!”

    陆天龙点点头。

    其实他在抓王全安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

    抓他,可能并不能真的从他嘴里知道什么东西。

    但是要知道对方究竟用什么段控制秘密外泄。

    这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找到原因,想出对策,那就简单了,实在不行到时候可以直接把北野培海抓来审讯!

    “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这癔蛊发作?”

    陆天龙抛出最关键的问题。

    “蛊术万千,各有各道!除非找到释蛊者,否则别人很难破解!”

    苗倩叹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那根据你的推测,华夏有谁能炼制这种癔蛊?”

    陆天龙追问道。

    “华夏蛊术本一家,后来出现变故分了南北。”

    “南方以药蛊闻名。”

    “北方才多蛊虫,而像这种癔蛊,光有蛊虫还不够。”

    “要想与人精神相连,必须配合祭祀之术,方可施于无形。”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在他身上施展这种癔蛊蛊虫的,应该是北方宗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