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TXT下载

第702章 你就在这等死吧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陆天龙被压着离开别墅。

    问题的严重性,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

    刚一出门,又是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扑上来。

    黑洞洞的枪口抵着他的脑袋。

    其他几人很麻利的拿过一副重型镣铐,直接往他身上锁去。

    陆天龙眉毛一挑。

    这重型镣铐,平常都是给那些罪大恶极,而且具有极大危险性的死刑犯使用的。

    现在却用到了他的身上。

    “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讲话,而且最好也不要有任何的小动作,否则……”

    “我接到的命令,是有任何反抗意图,直接就地枪决!”

    带队的年警官死死盯着陆天龙的眼睛,冷漠道。

    陆天龙微微眯眼。

    没有说话,任由那些特警把沉重的镣铐锁在他的身上。

    <enter></enter>    然后被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监守,压上一辆警车。

    车子呼啸而去!

    别墅里面的苏凌月表情惊恐。

    亲眼目睹陆天龙被抓走,她深吸好几口气,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告诉自己,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慌乱,否则就是自乱阵脚。

    思索了一下,看着那些特警的车子离开,她快速掏出,拨打了东方晔的电话。

    把这边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十五分钟之后,东方晔驾车疾驰而来。

    先是要求苏凌月把整件事的前后过程详细描述一遍,不要有任何的遗漏。

    苏凌月也不敢怠慢,事关陆天龙生死,赶紧仔细回忆刚才的每个细节。

    “如果我推测的没错,应该是西门易!”

    听完之后,东方晔皱眉思索一下,很快做出判断。

    “西门易?他的速度有这么快?”

    苏凌月有些惊讶道。

    今天晚上才和西门易发生矛盾,甚至双方都是第一次见面。

    这距离时间过去,仅仅不过几个小时。

    西门易怎么可能会把东西放进别墅,然后还能联系上特警那边?

    “传承世家的能量,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东方晔轻轻叹一口气。

    “距离发生矛盾到现在,已经几个小时过去。”

    “再说西门易他们离开之后,我们又在那里呆了将近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时间,他足以找人把东西放进来。”

    “至于特警那边……”

    东方晔抬头看了苏凌月一眼。

    “在华夏,南方和北方不同,就比如人们常说的,南方英雄会有无尽财富,北方太子帮却有通天权势!”

    这就是南北双方的不同!

    以前南方英雄会对付陆天龙,使用最多的段,就是利用强大的经济实力进行封锁。

    实在不行就花大价钱,找杀动。

    可是在北方。

    太子帮的关系纵横交错,尤其是在政府里面。

    要不然怎么能够叫做太子帮?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必须想办法把陆天龙救出来。”

    苏凌月催促道。

    “先不要急。”

    “现在除了要救老大,还有另外的事儿要处理。”

    东方晔保持了很冷静的头脑。

    在这种时刻仍然能够通盘考虑。

    “他们只抓了老大,却没有动你,按照正常规则来说,这是不应该的。”

    “可他们这么做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西门易特别交代,要将你留下!”

    “所以现在保证你的安全,也是必须要做的。”

    东方晔一边思索一边开口。

    “另外,这栋别墅是罗勇给你们的,那他也脱不了关系。”

    “今天在晚宴上,罗勇一点儿都没给西门易面子,他肯定也是怀恨在心,想要把罗勇一起干掉。”

    “我先给罗勇打个电话,让他暂时不要露面。”

    “然后再给你安排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东方晔当立断,迅速做出一系列安排。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平淡无奇的夜晚,不知不觉已充满一股肃杀之气。

    “咣当!”

    被压上警车的陆天龙,上去之后就被人戴上了头套。

    背后两杆枪,一路上都死死顶在他的背后。

    车子一路驰骋,先是沿着大路,后来似乎进入山区,颠簸不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人蛮横的拉下车子,连推带搡带入一座建筑。

    等到头套被摘掉的时候,他已经身处一个黑暗的小房间里。

    头顶一盏灯,背后一张椅子。

    对面还坐着两个表情冷漠的警察。

    其一人,正是今天带队将他逮捕的那个年警官。

    “说,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年警官一脸冷漠,狠狠将一个方便面大小的塑料袋子扔在面前。

    里面是白色粉末状物体。

    “不知道,没见过,什么东西?”

    陆天龙坐在特质的铁椅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镣铐顿时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陆天龙,希望你搞清楚!”

    “这次问询,只是例行公事。”

    “按照华夏法律规定,私藏、贩卖、运输毒品超出一千克,直接死刑!”

    那年警官冷冷看着陆天龙。

    “所以,你配合也好,不配合也罢,就凭这袋子东西,你死定了。”

    他面无表情道。

    “既然这样,那你们还审讯个屁,直接一枪崩掉我就不完事儿了?”

    陆天龙耸耸肩,脸上带着毫不在乎的表情。

    “行呀,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过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年警官一声冷笑,站起身子缓缓朝着陆天龙的方向走来。

    “嗖!”

    他突然毫无征兆出拳,直接朝着陆天龙的左脸狠狠砸来。

    陆天龙冷笑,脑袋突然后仰,这一拳顿时擦着他的鼻尖飞过。

    “身不错,可我看你能躲的过几回!”

    那年警官眼闪过一丝狰狞,随即一套组合拳,再次发动进攻。

    陆天龙身上锁着镣铐,还被牢牢固定在铁椅上,躲避空间有限。

    可就算如此,他仍然在这狭小的活动空间之,一次又一次堪堪躲避过对方的攻击。

    最后甚至还用力一扯,脚上镣铐直接扫这家伙的小腿。

    让他哎呀一身惨叫直接倒退回去。

    “找死!”

    无功而返的家伙怒了。

    冷冷一挥。

    坐在后面的另一个家伙,突然从兜里掏出枪,咔咔打开保险,直接瞄准陆天龙。

    “你再给我躲一下,就是暴力袭警,直接枪毙!”

    年警官一脸阴沉,死死盯着陆天龙狞笑道。

    “躲都不能躲?那我也无处申冤了?”

    陆天龙微微扬眉,冷声问道。

    “伸冤?哈哈!证据确凿,你伸哪门子的冤?”

    “我们已经将负责给别墅打扫卫生的保洁员也控制。”

    “她已经交代,今天打扫卫生的时候,亲眼看到你把这袋子东西放在了卫生间的水池里。”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伸冤?”

    “断了这个念头吧,你不可能再走出这里了。”

    年警官冷哼道。

    陆天龙心一沉。

    就在昨天下午,的确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进入别墅。

    说是罗勇安排过来打扫卫生的钟点工。

    当然,她本身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西门易那混蛋,肯定已经买通了她,或者利用什么段控制住了她。

    让她伪造了那些证词。

    好一个西门易!

    陆天龙深吸一口气。

    真没想到,从宴会到现在,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对方的反击竟然如此之快?

    耿没想到,对方出竟然如此狠毒,这摆明就是直接向要了他的命!

    失误。

    低估了对的心狠辣,更低估了对方在这北方的关系网。

    “想明白了?死心了?”

    对方冷笑,突然再次出拳,狠狠朝着陆天龙胸口砸来。

    对面还有一支枪指着,陆天龙这回没有躲,只是猛吸一口气,硬生生挨下这一拳。

    “我靠!”

    一拳砸在他胸口的那家伙,疼的哎呀一声惨叫。

    捂着拳头呲牙咧嘴的后退几步。

    这拳头砸在陆天龙胸口,就跟砸在铁板上没什么区别。

    “靠的,我就不信治不服你!”

    这家伙恼羞成怒,突然从腰里抽出一把半米多吃的甩鞭。

    满脸凶狠朝着陆天龙走来。

    “你有本事儿就再动我一下试试?”

    陆天龙突然发狠,双目之猛然爆射一股杀。

    竟然直接将那家伙镇在了原地。

    “我告诉你,不管是受人指使,或是被人胁迫。”

    “冤有头,债有主,你今天把我抓来,我不怪你。”

    “可你给我听好!”

    “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就算他们最后能弄死我,可是在我死之前,绝对先弄死你!”

    “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他微微眯眼,十几年血腥杀戮熏陶出来的杀意弥漫。

    那年汉子竟然被震慑的蹬蹬后退两步,眼满是惊恐。

    “头儿……”

    那用枪指着陆天龙的家伙,也在颤抖。

    陆天龙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那股气息,让他都感觉战栗。

    “反正,反正他也活不了,咱们,咱们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而且这事儿是上面……”

    说到这,这家伙突然闭嘴。

    年警官的脸阴沉不定。

    最后终于屈服。

    他恶狠狠地伸指向陆天龙。

    “好,你有种!”

    “不过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如果没有意外,明天上面的批示就会下来。”

    “二十四小时,最多还有二十四小时,你就在这老老实实的等死吧!”

    “我们走!”

    这家伙一摆,咬牙切齿带着那下离开。

    房间里再次沉寂下来。

    只有陆天龙那几乎细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但愿他们不会难为凌月,否则,我会整个西门家族为她陪葬。”

    陆天龙冰冷无比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内响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