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TXT下载

第745章 铁汉柔情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堂堂传承家族的家主,华夏金字塔顶端的人物。

    现在却拿陆天龙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眼睁睁看着他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啃包子。

    “南宫福海,不要客气,随便坐。”

    陆天龙笑着对南宫福海摆摆。

    南宫福海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憋死。

    这家伙倒是反客为主,招待起他来了!

    “陆天龙,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些矛盾!”

    南宫福海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坐到了陆天龙对面的位置上。

    陆天龙一笑,摆摆。

    “这话说的,咱们之间没有矛盾!”

    “跟你有矛盾的是,是她!”

    他回头朝着伍诗蓝的方向看了一眼。

    <enter></enter>    那妞儿还在原地站着呢,看着南宫福海一大家子人在餐厅里面折腾。

    “好,我承认,在伍诗蓝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我做的有些失误。”

    “可是,南宫家族是我们南宫家多少代人的心血,你让我把它交到一个外姓女人里,不可能!”

    南宫福海表情坚决。

    “不是交到一个女人里,是应该交到南宫冬里。”

    陆天龙表情平淡的纠正道。

    按照现在华夏传承家族的继承方式,几乎都是世袭。

    从父辈接,传给子辈。

    就好像华夏之前的那些朝代一样。

    除非间发生大变故,家主后继无人,才有可能在其他直系亲属里面选定家主人选。

    上一任南宫家族家主南宫鸿飞,有儿子南宫冬。

    按理说,就是应该由南宫冬继承家主之位。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又能懂得什么?”

    “把偌大的南宫家族交到他上,几千年基业岂不会毁于一旦!”

    南宫福海咬着牙反驳道。

    陆天龙点点头。

    他说的倒也是实情。

    除了担心南宫冬年纪太小不能掌控家族。

    他恐怕还担心伍诗蓝会借掌权。

    之前华夏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那些个女皇帝,这都是明摆着的例子。

    “先不说伍诗蓝有没有那样的野心。”

    “也不说南宫冬是否年幼不能掌控家族。”

    “我只问一句,你已掌权,伍诗蓝也没有夺权之意,你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陆天龙微微眯眼,身子前倾,死死盯着南宫福海。

    这便是他无法容忍之事。

    家族内斗,他一外人本不愿参与。

    可既然跟伍诗蓝同患难过,还解锁过姿势,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任人欺凌。

    “哼,现在看是没有野心,谁知道她以后会不会采用卑劣方式……”

    南宫福海冷哼一声,恶毒道。

    “够了!”

    陆天龙一声厉喝打断了他的话。

    “唐唐南宫家族的代家主,竟然连这点儿容人之度都没有?你怎么配坐上现在这个位置?”

    “我也不跟你废话,还是那句话,伍诗蓝以后再南宫家族,不许为难她!”

    “至于她想不想,或者能不能帮小冬拿回属于他的东西,那是她的事儿,我不管!”

    陆天龙其实也想帮伍诗蓝。

    帮她和小冬拿回南宫家主的位置。

    事实上,如果真的去做,他说不定还真能做的到。

    可他不会那样做。

    拿回来又如何?

    打的下,坐不住,不能带领南宫家族继续走下去。

    不管是伍诗蓝还是南宫冬,以后都会成为南宫家族的罪人。

    有些东西,是必须要自己亲去争取的。

    “第二件事!那南宫红交出来!”

    陆天龙干脆利落开口道。

    这家伙是水云间的叛徒,陆天龙还要用他来解开欧阳夏丹的心结。

    “这个要求,我恐怕无法满足。”

    “自从前两天我找他问过话之后,南宫红就消失了,下落不明,我也一直在安排人找他。”

    南宫福海皱眉,看这模样不像是在撒谎。

    “那是你的事儿!”

    陆天龙冷冷一笑。

    “昨天我说过,给你天时间,如果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你不能提供南宫红的下落。”

    “那么,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干脆利落说完,陆天龙毫不犹豫起身。

    “南宫福海,最后奉劝一句,你生在华夏,长在华夏。”

    “没有华夏,就没有南宫家族,更不会有你南宫福海!”

    “所以,吃里扒外的事儿,你自己掂量着办,否则,你会后悔的!”

    陆天龙指轻点,淡淡道。

    南宫福海身子一震。

    陆天龙这明显是在警告他,以后少跟境外的那些势力打交道。

    他很想反驳,却根本张不开嘴。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天龙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

    “大哥!难道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南宫福禄等人冲上来将他围住,看这陆天龙离开的背影,全都是满满的狠毒。

    “我们和外面人合作的事儿,已经被上面盯上了。”

    南宫福海脸色阴沉。

    他说的上面,自然就是指的华夏政府。<r/>

    而且他坚信,这几次陆天龙敢对南宫家族如此强硬,肯定是得到了上面的支持。

    “他们知道了?靠的,干脆不如我们直接反了吧!”

    南宫福禄眼闪过一丝戾气,咬牙道。

    “放屁!”

    南宫福海怒目圆睁,厉声斥责道。

    “现在若反,必死无疑!”

    “整个南宫家族都得搭进去!”

    “听我的,从今以后,做事给我全部低调下来。”

    “各方还都在准备,等时成熟之后……”

    南宫福海没有继续说下去。

    有些内幕,不能说。

    “妈的,本来形势大好,没想到间出了陆天龙!”

    “邪恶联盟和暗黑教廷现在全都被他拖住,等于少了两个重要的帮。”

    南宫福利嘟囔着骂道。

    “行了,按我说的去做!”

    “近期之内,所有人不得再刁难伍诗蓝,只要她不做太出格的事儿,由着她去!”

    “另外,加派人给我找到南宫红那个混蛋,明天天黑之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南宫福海恶狠狠吩咐道。

    众人不敢多言,纷纷按照他的吩咐去办。

    很快,偌大房间里只剩下他人,坐在大厅沙发上脸色阴沉,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汪汪。”

    家养的小宠物狗凑过来,在南宫福海腿边磨蹭。

    国外几万美金买来的纯种货,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南宫福海就喜欢逗它玩儿。

    可现在,越他妈的看它越不顺眼。

    咬牙骂一声,一脚踢出去老远。

    庄园门口。

    陆天龙即将离去,老专门安排了车子,送他去场。

    “怎么,不能在这里多呆两天吗?”

    伍诗蓝站在陆天龙面前,眼满是不舍。

    就是这个男人,曾经为了他大开杀戒,屠尽邪恶联盟曼谷据点众人。

    现在,又大闹南宫家族,并扬言,谁敢再动她一根汗毛,便让整个南宫家族陪葬。

    这样霸气的男人,彻底让伍诗蓝寂寞的心重新萌动。

    “怎么,又研究了新姿势?”

    陆天龙笑嘻嘻问道。

    伍诗蓝俏脸一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幸好小冬被老抱着,在距离十几米的后面。

    要不然就那古灵精怪的小家伙,非得学坏。

    “哈哈,这有什么害羞的,正常的身体需求嘛!”

    陆天龙被她的模样逗乐。

    “好了,如果有需求,随时给我打电话。”

    “再远也赶过来帮你,不管是身体需要还是其他,在所不辞!”

    “不要谢我,谁让我是五好市民呢。”

    陆天龙调侃几句,也没再多说,转身上车赶奔场。

    其实也没有必要多说。

    伍诗蓝是个聪明人。

    很多道理她自己能够想清楚。

    其实,按照她的性子,是肯定不会去和南宫福海争什么的。

    就那什么南宫家族的家主位置,对于她来说,或许还不如一个温馨的家庭来的重要。

    可是……

    她必定会去争的!

    因为伍诗蓝是一个母亲。

    她会为了儿子小冬,不惜一切代价,去帮他争取最好的东西。

    这就是天底下恐怕任何感情都无法比拟的母爱。

    她会让一个懦弱的女人变成猛虎,或者是野兽!

    快上飞的时候,陆天龙接到了苏凌月的电话。

    她已经带着其他人,先行返回了海阳。

    让陆天龙直飞海阳即可。

    并且希望他到达之后马上回别墅。

    因为今天,是苏凌月的父亲,苏世茂的生日。

    苏凌月要在别墅里面,替苏世茂举行一个小型的生日聚会。

    陆天龙答应下来。

    “父亲,母亲……”

    飞上,闭目养神的陆天龙喃喃自语,不自觉念出了这两个本是最正常不过,对他来说确实如此陌生的词语。

    他是个孤儿,从小跟晴儿一起在街头长大。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冷了饿了都需要自己动解决。

    从没有享受过别人替他遮风挡雨的温暖。

    直到后来,在街头被人带走,加入了战龙。

    陆天龙曾经不止一次在脑海想象过父母的模样。

    甚至许多次在梦里,也看到了他们的影子。

    却是那样的模糊,距离他那么的遥远。

    似乎近在咫尺,却咫尺天涯。

    “先生,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一个温柔声音旁边旁边响起。

    一脸蛋身材绝对上佳的空姐蹲在他面前。

    有些局促,微微红着脸,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切。

    她早就注意到了陆天龙,穿着普通,却气质不凡,带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偶尔嘴角勾起的一抹邪笑,更是让还未曾谈过恋爱的小丫头心扑通扑通乱跳。

    这种感觉很奇妙,她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让她略微有些心慌。

    只是在帮一位乘客整理完行李,再扭头过来。

    却见她倾心的男人,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