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24章 你就做一辈子光棍好了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嫌她多管闲事?“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做一辈子光棍好了。”拾欢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可是表面上却是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乌黑的大眼睛转啊转的,一定又在心里想些什么。他并未拆穿,转而看着那画像,“刚刚看得那么认真,可有看出什么?”

  拾欢指了指那几幅画像,“你仔细看,这些玉佩的样子都是一样的。”

  顺着她的手看去,那玉佩画的很小,不仔细看真的很容易忽略。可是真如她所言,每一个的花纹都是一样的。

  “送定情信物这人也是够懒的,样式都变了,花纹就不能变一变。”她在一旁说道。

  “你怎么就认定这是定情信物?”

  “这画像上的每一个女子都十分漂亮,从衣着上看定然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有的。而打扮得这么美,所佩戴的玉佩定然也不会是寻常之物。要么极其贵重,要么对她们应该有什么特殊意义。既然这些姑娘的都佩戴着,而且花纹还一样,那么应该是出自一人之手才对。”

  听着她的分析,秦未泽沉思着,她说的不无道理,这也许是破案的一个线索也说不定。

  然而随即他的眼神中闪过精光,或许他可以借这个机会让她恢复女儿身也为可知。

  “这些画像中的姑娘,就是近几日被采花贼所害之人。”

  “什么?”她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姑娘,都被祸害了。“无耻败类!”她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

  秦未泽不语,只是看着那画像上的玉佩出神。半晌,他打了个响指,魏达便从门外进来。

  秦未泽低声和他交代了些什么,看着他们神神秘秘的样子,拾欢做了个鬼脸。

  交代完,魏达便退了出去。

  转身便看见她双手撑着下巴,坐在烛火前发呆。那明亮的双眼格外引人注意。和她相处的时间越长,秦未泽对她就越是感兴趣。

  看似胆小如鼠,可是却敢公然顶撞他。

  看似十分乖巧,可是那古灵精怪的大眼睛中总是在盘算着一些小伎俩。

  看似无忧无虑,可是那眼中偶尔透漏出的孤独感又让人捉摸不透。

  收回思绪,他向内室走去,快要转过屏风的时候说道:“收好画像,明日本王要用。”

  “是!”她懒洋洋地回答道。

  第二天一早等她醒来,早就不见了秦未泽的身影。

  她这个小厮每天睡得比王爷早,起得比王爷晚,外人要是知道了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今日秦未泽应该是去查采花贼了,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再悄悄地溜出去呢?上次出去寻找万安寺并没有结果,可是她还是想去试试。

  刚一动这个念头,便想到了秦未泽上次暴怒的情形。

  总是困在这王府中,她永远不可能找到穿越回去的办法的。这次她一定算好时间,早去早回。

  门是不能走了,侍卫是不会放她出去的。一不做二不休,她直接翻墙出去。

  简寒之正在走在路上,结果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他手疾眼快接住了掉下来的“物体”,没想到居然是小欢子。

  “呵呵,简公子,真巧啊!”她十分尴尬地笑了笑,赶紧示意简寒之松手,她站定。

  “我们每次的见面方式好像都这么与众不同啊。”他调侃道。这是第三次见面,每一次小欢子总是能给他一些惊喜以及……惊吓。

  “简公子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后会有期!”她一点点地向后退着,准备溜之大吉。

  简寒之微笑着看着她,“我刚刚貌似看到了宁王爷。”

  一听他的话,拾欢还真的有些腿软。刚想逃走,突然间觉得不对,秦未泽不是一早就走了吗。再一看果真简寒之笑得十分开心。

  没想到谦谦君子居然也会拿她寻开心。

  “简公子,你有没有听过讨厌鬼说有,小笨蛋说没有的故事啊?”真当我好欺负,哼!

  “你听过?”简寒之反问道。

  “我……”这个简寒之,居然反应这么快!差点把她绕进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难得这么愉快,看着他那有些懊恼的眼神,他笑着说道:“走吧,今天我请客,算给你赔不是。只不过你得先陪我办一件事才行。”

  “我还有事,你自便好了。”才不给他面子,让你惹我。再说了,她溜出来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她昂首挺胸,潇洒地转了个身,向简寒之相反的方向走去。

  简寒之并未拦着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个背影。果真没过多久,她飞快地跑了回来。

  她刚一转弯,便看见秦未泽与吕不周的身影,要是被发现了她就死定了。

  “怎么回来了?”他噙着笑容问道。

  拾欢气喘吁吁地站定,双手叉着腰:“你早就知道他们在那边是不是。”

  “我刚刚说了我貌似看到了宁王爷,是你自己不信的。”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模样,拾欢真的是在心里感叹自己看走眼了。这男人哪里是君子,就算是,也是伪君子。

  街上人来人往,众人只看见一个黑瘦黑瘦的小厮气鼓鼓地看着一个美男子。这画风是在有些诡异,众人忍不住侧目。

  “你若是再不走,他们就过来了。”简寒之“好心”提醒道。

  “我可以跟你走,但是待会儿你要帮我翻墙。”

  王府的围墙高的很,从里面往外翻,她还可以借助府里面的大树。可是从外往里翻,那就是技术活了。

  “好。”简寒之爽快地答应了,接着便带着拾欢向前走去。

  街上好不热闹,人声鼎沸,叫卖声不断。简寒之领着她径直走进了一家玉器店。

  这店面不大,可是里面的玉器着实不少。从首饰到摆件,每一件都十分精美。可是这家店却有着说不出的古怪,屋内的光线很暗,纵然是大白天,也点着烛火。

  莫非简寒之也发现了那画像中玉佩的线索?

  她并未出声,一边看着这些玉佩,一边竖着耳朵听着简寒之与店小二之间的对话。

  这外面摆放的玉佩都是普通之物,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如何,有没有你家小姐所要的那种玉佩?”简寒之走过去,冲着她眨眨眼,问道。

  她心下了然,一脸不屑地说道:“这些货色怎配得上我家小姐。”

  掌柜的自然是明眼人,见简寒之衣着不凡,自然不是一般人家可比的。

  “二位稍等片刻,老朽去去就来。”说罢掌柜的走进内室,简寒之坐在一旁,而拾欢则无聊地东瞅瞅,西看看。

  不一会儿掌柜的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红盒子。走到简寒之面前打开,里面放着八枚玉佩,每一个都是成色上佳的翠玉。

  拾欢一看,顿时激动不已。她拿起一枚玉佩仔细查看,果真这些玉佩的花纹,正与那画像上一模一样。

  “这玉佩,本王全要了。”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在拾欢的背后响起,她的手一抖,差点把玉佩扔地上。

  “哎呦,你可仔细着点儿,这玉佩金贵着呢,把你卖了都赔不起!”掌柜的可急坏了,冲着拾欢喊道。

  秦未泽看着那有些僵硬的身影,眼中的风暴渐渐凝聚。

  掌柜的赶紧上前来给秦未泽行礼,他并未理会。见那小厮还捧着那玉佩,他急了,“还不赶紧放下,王爷要的东西,是你能碰的吗?”

  “不是她能碰的,难道是你能碰的?”他冷声说道,一撩衣摆,坐在简寒之旁边的椅子上。“这宁王府的小厮,什么时候轮到掌柜的你来教训了!”

  那掌柜被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吓得不轻,当即跪在地上,吓得不轻,“这……这……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啊!”

  秦未泽看了看拾欢,有冷眼扫过简寒之,“简大人,可否解释一下,本王的小厮为何会跟你在一起?”

  拾欢有些紧张地看了看简寒之,万一他把她翻墙的事情说出来,她就死定了。

  简寒之倒是气定神闲,“因为我觉得这小厮倒十分伶俐,想向王爷讨了来。”

  瞬间气氛降至冰点,一旁的吕不周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找个地方躲一躲,省的一会儿打起来伤及无辜。

  刚刚简寒之的话就像一个炸弹一样,“轰”地一下子在她的脑袋中炸开了。还嫌她不够乱是不是,居然还给她添乱。

  “那小欢子你的意思呢?”秦未泽转而看着拾欢,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双目微眯。声音低沉而平和,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她太熟悉秦未泽那眼神了,他这个人不太正常,越是生气笑得就越诡异,表现得越平静。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害怕,可是她基本上已经摸清楚秦未泽的脾气了。

  “简大人别拿小的寻开心了,小的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就是投胎再来一次,也要给王爷效力。”说得十分“狗腿”,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

  不过成功地从秦未泽的眼中看到满意的神情,拾欢轻笑,秦未泽也不过如此嘛,挺好糊弄的。

  “简大人可听清楚了?”秦未泽的话语中明显有了一丝的得意。

  “既然如此,那么就此作罢。”他是故意试探秦未泽的。而现在他可以肯定,秦未泽对这个小厮还真不是一般的上心。这个小欢子真是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简寒之居然挖这么大一个陷阱给她跳,怎么也得回敬一下才好。她上下左右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店铺,计上心来,“简大人来这个玉器店,总不会就是为了看看吧。”

  “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便是。”

  他倒是大方,难得得到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狠狠地宰他一笔才够本。

  “我要这个店!”

  “小黑脸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简大人可要想好,如果为难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吕不周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能狠宰简寒之一笔,这种事情他当然乐得参与其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