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31章 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倒是觉得这个小厮是个人才,她的前途恐怕不是王爷能限量的。”

  “不是本王能限量的,难道你就可以?别忘了,她始终都是宁王府的人。”

  他们二人之间的气场陡变,其中深意,也只有他们能够体会。

  倒是拾欢这边,慢条斯理地吃完饭,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便离开。她真的不想在这里听他们无谓的争斗。

  “你去哪里?”秦未泽与简寒之居然同时出声,难得他们二人还有如此默契的时候。吕不周一下子被逗乐了。

  “王爷,简大人,无论你们二人之间有何恩怨,都不要把我卷入其中。我没兴趣更没精力,二位请自便,我先走了。”她说得十分果决,丝毫不犹豫。

  其实她的心里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事情变得有些不对。自从前些日子被韩拾俊错认之后,秦未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但是她不知道秦未泽到底都查到了些什么。已经这么久了,抚远将军府那边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可是一直在暗中寻找她。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越是拖延,她的日子就会越不好过。

  看来她得加快速度,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行。

  她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了许久。

  在外人看来她就是漫不经心地闲逛。可是拾欢却在暗中熟悉着这里的大街小巷。采花贼的案子一结束,她就会离开这里了。

  可是若真的想要离开,一是路线,一是盘缠。盘缠她已经有了,那玉器店的银子足够了。只是这路线不是那么好制定的。

  看了看那渐渐下沉的夕阳,拾欢回到了王府中。

  刚一进前厅,便看到小厮丫鬟们跪了一地,而跪在最前面的竹桃身体抖得厉害。

  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人坐在一旁,只是那衣服的裙摆处被淋湿了,上面还有些许茶叶。脸颊上原本精致的妆容也花了,大眼睛中满是厌恶地看着竹桃。

  “你这狗奴才,没长眼睛吗?居然敢把茶水撒到表小姐身上。幸亏那水不烫,否则你有十个脑袋都不够陪的。”说罢那红衣女子身旁的丫鬟居然狠狠地在竹桃身上掐了几下。

  竹桃一动不动地忍受着那丫鬟的责骂,她刚刚不小心被人绊了一下,结果一下子把茶水弄到了表小姐的身上。她有解释过,可是表小姐根本不听。她一边哭,一边忍受着责打。

  “住手!”见那丫鬟居然抬手抽了竹桃一个耳光,拾欢立刻上前阻止。

  那丫鬟愣了一下,来人居然是一个黑瘦的小厮,不屑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来管我。她烫到了表小姐,王爷要是怪罪下来,你吃罪得起吗?”

  拾欢挡在竹桃的前面,看着那丫鬟狗仗人势的嘴脸,冷笑着说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宁王府里面大呼小叫,乱用私刑?”

  连婷云正坐在一旁生闷气,她好不容易从江南来看表哥,可是谁知准备好的妆容和衣衫全部被这个丫鬟给毁了。现在居然又来了个不怕死的小厮,敢这么大呼小叫的。

  “反了,你们全反了。表哥不在居然敢欺压到主子的头上来了。今天我就替表哥好好地管教管教你。香儿,给我教训他。”连婷云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一般发号施令。

  那丫鬟真的上前要来打拾欢的耳光。结果拾欢一抬手,径直给了那个香儿一巴掌。

  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小欢子居然敢打表小姐的贴身丫鬟。这表小姐被家里娇纵惯了,向来目中无人。今日居然被一个小厮挑衅,这还得了。

  这一下拾欢用了全力,震得自己的手也是一阵痛。可是这种人你不教训,她便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人。她刚刚收回手,外面便传来了秦未泽的声音:“谁能给本王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连婷云却并没有如同想象中那般向秦未泽诉苦,只是扶起香儿,然后默默地在一旁抹眼泪,跟刚刚的飞扬跋扈判若两人。

  秦未泽看了看拾欢又扫过香儿那红肿的脸颊,在主位上坐下,问道:“谁打的?”

  他的声音低沉平缓,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还未等拾欢开口,连婷云柔柔地说道:“表哥切勿动怒,是我没有管好下人,不关这小厮的事情。都是香儿她自己不懂事,挨打也是应当的。”

  她轻轻地用手帕拭了拭眼泪,便不再开口。此时一个女人无声的眼泪便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看着眼前这突然间转变的戏码,拾欢打从心里佩服这位姑娘的演技。前一秒飞扬跋扈,后一秒楚楚可怜。

  跪了一地的人没有一个敢出声,唯独拾欢站在众人之中格外显眼。她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之情,轻轻地揉着自己发痛的右手。冷眼看着那一主一仆在这里唱双簧。

  “王爷,就是这个小厮打的香儿。他目中无人,还骂表小姐算什么东西。”连婷云身边的另一个丫鬟愤愤不平地说道。

  连婷云皱眉轻轻地斥责道:“柳儿不得多嘴。”

  “我若是不多嘴,小姐就白白地给人家欺负吗?王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柳儿跪下,对秦未泽说道。

  可是秦未泽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目光晦暗不明,让人捉摸不透。

  连婷云是丞相的女儿,去年去江南本家,而今回来了,第一件事便是来看秦未泽。王府众人都知道她骄横跋扈,没想到今日居然在王爷面前装得这般柔弱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眼泪也掉了,状也告了,可是秦未泽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连婷云的眼泪更凶了,频繁地擦着眼泪。

  拾欢已然被她们弄得不耐烦了,冷笑着:“表小姐若是还没哭够,我劝你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这么多人没时间耗在这里看着你哭。”

  “你……”连婷云已然被气得脸色发白。

  “且不说你只是一个表小姐,就是王爷也没有动辄打骂这些丫鬟小厮。下次再让她们出来胡乱撒泼,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拾欢一字一句地警告着她们。长得美若天仙,可是心肠却毒如蛇蝎。今日若是她不教训一下她们,不知道还要有多少人被她们欺负。

  连婷云何时受过这种气,虽然未说话,可是那眼中的怒气却十分明显。

  “你这个狗奴才,我们家老爷不会放过你的!”柳儿跳起来指着拾欢说道。

  “你说谁是狗奴才?嗯?”尾音轻扬,秦未泽已然看够了这场闹剧。他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上扬,噙着一抹邪笑。

  “奴婢,奴婢……”没想到宁王爷居然会这么问,柳儿一时间乱了阵脚。

  “告诉本王,刚刚你是在说她吗?”秦未泽指了指拾欢,问柳儿。

  “奴婢只是见小姐受欺负才会这么说的。”

  “你家小姐受欺负了,你就可以随意欺辱本王的人?本王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秦未泽的声音骤然降到了冰点,眼眸中渐渐起了杀气。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啊!”柳儿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

  在场所有跪着的人都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原本众人还担心王爷会护着连婷云,没想到如此大快人心。

  “表哥,她不懂规矩,是我没有教好。表哥就饶过她吧。”连婷云可怜兮兮地望着秦未泽,可是她的手指狠狠地绞着手帕,指甲已然泛白。

  以前她来的时候,表哥虽然不理她,可是也不会过问她在王府里面做的事情。她原本以为自己怎么也算这宁王府的半个主人,但是没想到秦未泽全然不给她面子。

  秦未泽的反应有些出乎意料,拾欢没想到他居然会帮着自己说话。换做一般人,定然会对这可怜兮兮的美人心生怜悯,谁会去护着这没有地位的小厮。

  但是换个角度看,秦未泽并非一般草莽之辈,想要骗过他实属不易。这姑娘楚楚可怜的把戏,恐怕也是不奏效的。

  扫了拾欢一眼,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仿佛这一切事不关己。可是她刚刚为竹桃挺身而出的样子,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一刻的拾欢,真的让秦未泽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她那不卑不亢,不畏不缩的样子,那坚定的眼神,无一不吸引着他。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今天的她?

  收回思绪,秦未泽开口说道:“既然表妹都开口了,那么本王便饶了柳儿。”

  “多谢表哥。”连婷云还未来得及高兴,便听到了那冰冷的声音:“魏达,把那个叫香儿的拖出去——杖毙!”

  此话一出,拾欢猛然间抬头看向秦未泽。香儿虽然可恶,可是罪不至死。秦未泽这样的刑罚未免太过苛刻。

  看着那吃惊的眼神,秦未泽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可是这个恶奴居然妄图伤害她,他绝不会轻饶。

  王府的侍卫立刻上前把香儿拖出去,“王爷,奴婢错了,再也不敢了!小姐,救救我……救救我……”

  拾欢上前一步,刚要开口,秦未泽便冷冷地说道:“求情一句,她的下场便更加凄惨一分。”

  知道她不忍心,但是他决不允许她的怜悯之心用在这些人身上。

  秦未泽一摆手,众人起身,心中纷纷敬服王爷。然而拾欢的心中却阵阵发寒。他的手段太过狠绝,若有朝一日她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会有什么后果?

  看着她安静地站在一旁,秦未泽转而对连婷云说道:“表妹刚从江南回来,没事的话还是多多在家休息的好,不要多走动。来人,送客!”

  连婷云彻底地丢了脸面,原本欢欢喜喜地来看表哥,可是却是如此下场。

  她起身,转身走过拾欢与竹桃身边的时候,眼中分明闪过怨毒。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个该死的奴才。

  可是她转身的瞬间,拾欢恰好看到了她侧面挂着的玉佩,顿时眼前一亮。那正是那日被采花贼拿走的那一块。怎么会在她的手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