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35章 跟着去进香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秦未泽骑着一匹纯黑的马匹走在队伍的正前方,他的身后跟着吕不周与简寒之。这三人气质各异,所过之处众多女子忍不住纷纷侧目。

  而拾欢则是跟在队伍最后,混在众多的小厮中间。心中有着隐隐的兴奋。因为在出发之时,她已然看到了那李文航!

  矮胖的身材,发福的圆脸,而且耳轮上的那颗痣也看得真真切切。穿着华贵的绸缎,四平八稳地骑在马上,跟着整个队伍往前走着。

  秦未泽早在带拾欢来之前,就已经交代了魏达要在暗中保护,不可让她出现任何的状况。

  周边百姓见到太后仪仗纷纷下跪行礼,所过之处均有士兵把守,极其壮观。

  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众人终于到了济慈寺。这寺庙位于京城城郊五里之外,倒也不是很远。

  众人纷纷下车,拾欢则是跟着众多小厮先行进入寺庙中去放好诸位王公大臣,小姐夫人们的行李。因为太后要在此为国祈福三日,因此定要在禅房休息的。

  拾欢慢慢地走着,可是越看这寺庙她的心跳越快。

  因为她发现,这里面的布局居然和她穿越来之前的万安寺一模一样!难怪她怎么打探也打探不到万安寺,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秦未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但是并未看到她的神情,她便转身向后院的禅房去了。

  她紧紧地握住拳头,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不可以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样。低着头走进禅房,她立即靠在一旁平复自己的心绪。

  “你怎么了?身体不适?”简寒之一路跟着她过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她回神,笑了笑,“走了这许久,有些累了。你怎么过来了?不用在前面陪着太后?”

  “有宁王爷就够了,我们闲杂人等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一下子被他逗乐了,“你都成了闲杂人,那我岂不是成废人了。”

  看到她展露的笑颜,完全放松的神态,简寒之稍稍安心。刚刚见她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异样,可能是因为累了的缘故吧。

  “你想好了怎么做了吗?”拾欢可是等着他从连婷云那里问出玉佩的来历呢。

  简寒之微微一笑,“这个自然。”

  当天太后领着众人参拜,之后与方丈讲经论道。

  到了傍晚之时,众人纷纷各自回去休息。

  这里阐明幽静,景色宜人,绝对是参禅悟道的好地方。因此很多夫人小姐在稍作休整之后,或三两成群在看风景,或在一旁看经书品香茗。

  远远地看到连婷云坐在松树下的石凳上,正慢慢地品茶。而她的贴身丫鬟柳儿却不在身旁。

  拾欢悄悄地躲在不远处的假山之后,她还真想看看简寒之会怎么做。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只白猫一下子窜到连婷云的身侧,爪子抓到了她上的玉佩,吓得她花容失色。一下子站起来,把那猫扫落在地。连带着那玉佩也掉在了地上。

  “团子你又胡闹!”简寒之温润的声音传来,那猫儿竟然好似能听懂人话一般,乖乖地跑到简寒之面前。

  抱起那只猫,简寒之伸出修长的手指捡起地下的那块玉佩,对着连婷云歉意地笑了笑,“吓到连姑娘了,是在下的不是。”

  连婷云原本很是不悦,可是见来人时简寒之,也不好发作,她轻抚胸口,平复了一下心绪,“不妨事,只是猫儿冲出来有些突然,我并未伤到,简大人不必自责。”

  简寒之看了看手中的玉佩,那上面出现了一道裂痕。

  见他神色有些为难,连婷云问道:“可有不妥?”

  “这猫儿太过淘气,弄坏了连姑娘的玉佩。”

  她接过来一看,果真已经摔裂了。

  正看着,突然拾欢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一回头便看到秦未泽站在身后。

  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拾欢一脸兴奋地指了指前面,秦未泽顺着她的手望过去,便看到了简寒之与连婷云。

  “下次再偷看记得找个隐秘性好一点的地方,本王在那边的入口处都可以看到你撅着的屁股!”

  “王爷也真是奇了,别的地方都不看,专盯着别人的屁股!莫非……王爷有什么特殊嗜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她继续看戏。

  秦未泽嘴角轻扬,不肯吃亏的小东西!并未再说什么,也向那边看去。

  “这玉佩花样别致,精巧好看,想必姑娘一定十分喜欢。只是不知姑娘在何处买到此玉佩,简某也好赔一个一模一样的给姑娘。”

  他说得恳切,再加上那温润的笑容,看得连婷云都有些不好意思。她虽然一心喜欢表哥,可是简寒之这如玉君子,她又怎么能恶语相向呢。

  如果不是早就心有所属,这简寒之绝对是她夫君的不二人选。

  “这玉佩是我生辰之时,靖南侯府送的贺礼,我只是看着花样还算别致,就带着了。如今坏了就坏了,一块玉佩而已,简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简寒之看了看假山的方向,最角轻扬,他知道秦未泽带小欢子来定然就是为了看这出好戏的。不过王爷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

  居然这么容易就得知了玉佩的来历!简寒之那纯净无暇的笑容最容易让人卸下防备。更何况还有那只猫帮衬呢。

  没有看到那家伙牺牲色相,拾欢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还好她已经知道了她需要的消息。

  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只有李文航的嫌疑最大了。

  人证物证缺一不可,她的手里已经有了认人证,光凭一块玉佩作为物证根本就不具备信服力。

  小侯爷为什么要送连婷云玉佩呢?

  她仔细地想了想,连婷云的出身与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可是那小侯爷总不会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吧。

  不过若真是如秦未泽所说是一个草包,那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许……她可以将计就计!

  看着她咬着下唇,皱着眉头,上面已然出了齿痕。秦未泽不悦,一把扣住她的下巴,“不准咬!”

  拾欢微愣,接着一把打落他的手,心中却如同敲鼓一般。秦未泽的眼神,语气,动作,绝不是对一个小厮该有的。

  他定然是知道了什么!

  这个认知让拾欢有些懊恼,她感觉自己应该没有漏洞才对,可是为何还是会被秦未泽看穿。

  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与秦未泽之间的距离。以往以小厮的身份,她可以肆无忌惮,但是现在,她绝不愿意与秦未泽过多地亲近。

  手上那柔嫩的触感消失,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温度。秦未泽刚刚的动作根本就未经思考,他就是不愿看她咬伤自己。

  见她小脸上疏远的表情,秦未泽怒从心生,可是此时此地绝不是发火的地方。转身向外走去。

  “跟上!”见她仍然不动,他冷声说道。

  硬着头皮跟在他后面,离他始终保持两步的距离。

  他居然领着她出了寺庙,这寺庙的正前方是一个很大的湖,湖水三面环山。寺庙的旁边丛林密布,郁郁葱葱,十分幽静。

  秦未泽并未选择大路,而是带着她从一条小路向前走着。知道她不愿与自己单独相处,不然也不会一直离自己那么远。可是他偏要让她独自面对!

  正走着,前面突然间传来几个男子谈话的声音。

  “文航兄近日起色不错啊!”

  “那是自然!”一个粗犷的男声传来。

  一听是李文航,拾欢顿时来了精神。她看了看四周,见树林深处的草有一人多高,正好适合躲在那里,绝对是偷听的最佳地点。

  刚要跑过去,便被秦未泽拦住了。他扫视一周,看了看不远处凉亭旁边的那棵巨大的垂柳,轻挑俊眉,一个纵身,拎着拾欢便躲到了上面。

  这棵树长得十分奇特,如同一把雨伞一般,只一根枝干,但是四周柳条及其细密,倒垂入地,把里面这二人遮的是严严实实。

  因为只有一根主树干可以承担他们二人的重量。拾欢无法,只得与秦未泽站在一起,背靠着他的胸膛,双手抓着旁边的柳枝。

  放着草丛不躲,非要到这么窄的地方来。

  秦未泽却是十分满意自己这个决定。越是想疏远他,他就越是要靠近她!

  第一次,他们二人如此的贴近。他甚至可以嗅到她身上那只属于女儿家的淡淡的幽香。

  感觉到了她有些僵硬,尽量小心不与他有任何触碰。可是他偏偏故意靠近,让她无处可躲。

  嘴角噙着笑意,他不想再和她玩捉迷藏的游戏了。因为时间越久,他就越是渴望她。

  她能明白他的想法最好,如果不能也无所谓,因为他无论如何都要定了她!

  拾欢在这有限的空间内稍稍地向前挪了挪,感觉背后的压迫感没有那么紧迫了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未喘匀,秦未泽的胸膛又靠了过来,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别乱动,他们来了!”

  虽然看不真切外面的情形,可是拾欢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那几个人便在凉亭处坐了下来。

  “最近翠春楼来了几个姑娘,绝对够滋味,哥几个得空了也去试试!”一个略微尖锐的男声传过来,紧接着便是男人们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

  “那算什么,我可是尝过比那些花娘们更刺激的!”李文航眉飞色舞地说道。

  这些败类,居然在讨论这些不入流的东西!

  拾欢心下愤恨,不过听着李文航的语气,说不定可以从中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谁不知道文航兄的美人多得数不胜数,纵然是那最得权势的宁王爷也不及文航兄分毫。”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传来。

  李文航明显不屑,“宁王爷算个什么东西!自以为很聪明,还不是被老子耍的团团转。”

  “文航兄不可乱说,当心隔墙有耳。”

  “老子才不怕呢!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你们就等着看好了,我定然要给他点教训的。丞相家小姐不是很喜欢他吗,我送他一顶绿帽子如何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