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70章 蒙在鼓里的诱饵2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拉着拾欢一路向着寝殿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留心观察着这里的每个人。

  虽然这里的布局和宁王府相同,可是侍卫却比宁王府多出一倍。而且每个人都冷冰冰的,见到“尊主”都会下跪行礼。可是拾欢分明看到了他们眼神中的畏惧。

  她更加好奇这“尊主”是什么人了!

  “挣扎几下!”拾欢正观察着,秦未泽突然间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道。

  她本不想动,可是此刻既然已经成了诱饵,想要离开也是不能了。

  立刻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

  那络腮胡子始终跟在一旁,见她挣扎立刻要上前帮忙。

  “常洛,退下!”秦未泽冷声说道。

  接着一把把拾欢钳制在胸前,冷笑着:“还真野,怎么想为秦未泽守身如玉?本尊偏不让你如愿!记住不准任何人打扰,本尊要好好地享受享受!”

  说罢拉着挣扎不休的拾欢进入到了寝殿内。

  “啊!”

  “你叫的越大声本尊越高兴!”秦未泽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听外面的动静。

  常洛这下放心了,尊主就是尊主,是他多心了。若是被尊主知道他偷听,那么他就死定了。

  虽然知道秦未泽在演戏,可是她心中还是无比愤怒,摸着自己锁骨上的牙印,这个男人绝对是属狗的!

  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那锁骨,还好只是有牙印,并没有流血。

  “小欢儿,都是我不好,等我们回去了我让你咬回来!”秦未泽笑着说道。

  拾欢气结:“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进来可不是来说这个的,等回去我们再算账,现在赶快找一找有没有什么能揭穿那个人身份的东西。”

  他们二人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在房间内翻找着。

  秦未泽打开书桌上的一副画像,画的正是拾欢。

  他捏着画像的手不由得收紧。这人真是该死,居然连自己的小欢儿也敢觊觎。

  收好画像放进了自己的衣袖中,他要把这个带回去。第一他决不能让拾欢的画像被别人得到,第二他说不定可以从中发现什么线索。

  而拾欢这边正在翻找着,突然间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尊主?你怎么在这里,那屋子里的那个是谁?”

  秦未泽一听知道事情不好,一下子拉过拾欢,紧接着门从外面“嘭”地一下被推开。

  只见一个身穿紫色衣服的面具男出现在门口处,在看到秦未泽与拾欢的那一刻,双眸瞬间凝聚风暴,冷到极点。

  秦未泽笑着摘下自己的面具扔到一旁,看着眼前的人:“御尊宫的尊主,你貌似来得慢了一些啊。”

  紫衣男子冷笑着看着秦未泽:“敢闯本尊的御尊宫,宁王爷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久了!”

  看了看一旁的拾欢,那紫衣男子玩味地说道:“想不到你居然把她也带来了,是送来孝敬本尊的吗?这样好了,把她留下做本尊的奴隶,本尊放你走!”紫衣男子指了指拾欢说道。

  “整日戴着面具,你是没脸见人吗?”拾欢讽刺地说道。

  让她做奴隶?这男人有毛病吗?他们素未谋面,为何要这么针对她?

  听到拾欢的这句话,那个男人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这么大胆。

  “你不怕死?”

  “怕有什么用,这世上之人有谁不会死的?”

  看着那嘴角的笑容,秦未泽把拾欢护在身后,冷笑着看着他,“本王来问你,那采花贼一事以及给本王下毒陷害拾欢,是不是都是你在背后指使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本王素日里与御尊宫并无瓜葛,今日前来只不过想问清楚你为何要做这么多的事情。”

  紫衣男子不耐:“本尊喜欢做什么便做什么,本尊想要你死,你便活不过明天。既然有胆量假冒本尊,那么就要做好死的觉悟。秦未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说罢那紫衣男子便伸出手抓向秦未泽的咽喉处。

  断他锁骨,废他武功,他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未泽快速闪身,拉着拾欢便向后跑去。此刻不是恋战的时候,而且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能让那人伤害到拾欢分毫。

  那人穷追不舍,秦未泽带着拾欢跑到寝殿的后室,打开后室的门,拾欢居然看到了简寒之。

  “快走!”简寒之一把拉过拾欢,接着便向着密道跑去。

  见拾欢离开了,秦未泽转身与那紫衣男子缠斗在一起。

  这人招招致命,每一招都要置人于死地。秦未泽身形灵活,一直试图去摘下那人的面具。

  “想不到你还真重视那丫头!”嘲讽的声音响起,那紫衣男子站在一旁说道,“秦未泽,你听好了,你所重视的,你所看中的,你所想要的,本尊都要统统毁掉,第一个便是她韩拾欢。你喜欢她,本尊便要把她抢过来,若得不到她的人,本尊便毁了她!你这辈子都休想得到幸福!”

  秦未泽也站定,看着那人身上绝望的气质,他冷笑:“你都没脸见人了,还敢口出狂言。你若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本王定然将你千刀万剐!”

  “尊主,不好了,外面大批的官兵冲进来了!”常洛急匆匆地跑进来对那紫衣男子说道。

  紫衣男子看了秦未泽半晌,一转身便离开了。

  而拾欢这边跟着简寒之跑出了密道,可是并未见到秦未泽出来,她十分焦急。

  “别担心,宁王爷自有办法脱身的。”简寒之安慰道。

  看了半晌,拾欢还是放心不下:“不行,我要回去找他!”

  “你若是回去他才会分心。相信我,他会没事的。”看着她那焦急的样子,简寒之的心中阵阵苦涩。

  “你知道秦未泽要做这件事对不对?而你也出现在驿站那里就是为了和他里应外合做准备是不是!”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不然简寒之定然不会出现的那么及时把她带走。

  他们二人居然联手了,而且还做的这么隐蔽。

  “你们这几日来的不和都是为了做戏给那个紫衣男子看对不对?”

  带她去月老庙,秦未泽与简寒之相互之间争斗不休,这一切都是为了麻痹敌人而已。

  “凌子归呢?他也是你们的帮手吗?”拾欢问道。

  “他是意外!”秦未泽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拾欢猛地一回头,看他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

  简寒之也点头,凌子归确实是意外。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但是正是凌子归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更加顺利地进行。凌子归一闹,所有人都以为宁王爷的心思全部花在对付他的身上了。

  拾欢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明明有好几次可以抓住凌子归却都放走了。他要的只不过是做样子而已。暗中进行自己的计划。

  看着那大批涌进来的官兵,她不相信这些都是临时找来的。

  想必这个计划已经谋划已久了,而她确确实实地做了诱饵,被蒙在鼓里。

  “小欢儿你别生气,我并不想瞒着你而是怕你知道了会受到伤害而已。那些人一直在暗中监视我们,因此我将计就计,前来打探一下虚实。那紫衣男子绝不是善类,而且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指使的。”秦未泽解释道。

  简寒之也点头:“的确如此,我们早就察觉到了这股势力的存在,一直想要找机会接近他们,可是苦无办法。直到……”

  “直到你们发现他想尽办法要抓到我,所以你们便找到混进来的办法了。”带着她做诱饵,还真是好办法呢。

  不过她的心里却有那么一瞬失落。

  他们暗中瞒着她,把她当成诱饵,让她有一种自己被利用的感觉。

  可是这又怪得了谁呢?

  回想起这几日他们之间的争斗,拾欢不由得苦笑一下,原来一切都是她想多了而已。

  看着她的样子,虽然与往常无异,可是秦未泽与简寒之还是感觉到了异样。

  “小欢儿……”

  “拾欢……”

  他们二人同时叫出声。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她笑了笑。

  他们没有错,整个计划做的十分顺畅,如今御尊宫已经被捣毁了,那紫衣男子失去了大部分的势力,元气大伤。要重整旗鼓重新再来恐怕要费些时日。

  她这个诱饵也不算白当。

  他们想要说着什么,可是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一回到京城,见路过了将军府,拾欢立刻开口:“停车!”

  马车停下了,拾欢跳了下来,开口说道:“我要回将军府。”

  “不行!”跟着她下车的秦未泽断然拒绝。

  “拾欢,你还是待在宁王府比较好。”简寒之居然也开口说道。

  如今那紫衣男子不知去向,而且已经放话要对拾欢不利。若她真的回到了将军府,恐怕他们难以周全保护。

  宁王府的暗卫众多,而且简寒之也住在隔壁,他手里的那些死士也可以保护拾欢。

  “难得你们二人如此意见一致!”她说得有些讽刺。

  她现在只想避开这两个人,被利用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就算她再三告诉自己不要怪他们,可是她还是过不去自己心中那道坎。

  所以她需要一个空间静一静,避开这两个人,想一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很久没有回去了,我想回去看看我爹和我哥哥。”

  “不准!”秦未泽知道她生气了,可是这丫头生气了也不肯说出来,居然要用这种方式逃离自己。

  “宁王爷,我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所以我也该回家了。”

  “小欢儿,我并不是存心要瞒着你的!”

  “拾欢……”

  “今日多谢简大人相救。”

  简寒之顿时觉得有些无力,她居然这么疏远地叫他。

  看来她真的生气了,他们二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不点,我可找到你了。”正僵持着,突然间一个不明物体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拾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