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86章 既来之,则安之1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直以来他对这个女儿的关心就不够多。自从拾欢的娘亲去世之后,他便一直驻守边关,很少回来,自然对这个女儿关心的也不够。

  而现在,自己居然又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她。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拾欢。

  冷眼看着他们,拾欢开口:“还用不用家法了?若是不用,几位就请吧。我想要休息一下。”

  她累了,真的累了。不只是身体,心里也很累。

  韩骁欲言又止,韩拾俊拉着他离开了。

  韩拾俊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对的,拾欢的心结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开的。

  走进房间内,拾欢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她现在拒绝去思考,拒绝去想秦未泽,拒绝去想周围的一切。

  竹桃与文巧两个人走了进来,看拾欢躺在床上,她们默不作声,各自收拾房间去了。

  “竹桃,文巧,谢谢你们。”半晌,拾欢开口说道。

  “姑娘客气了。”

  “小姐别这么说。”

  拾欢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竹桃说道:“竹桃,谢谢你前一段时间照顾我。如今我也好了,你也该回宁王府去了。”

  “这……”竹桃有些为难,没有王爷的命令,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去。

  “回去吧。”

  说罢,拾欢又躺了下去。

  竹桃不知道这韩姑娘是怎么了,今日好像与以往很不同。整个人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可是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她也该回去了。

  竹桃刚一回到王府,便被王爷叫去了。王爷详细地询问了韩姑娘的一切,包括她今日的状况。

  一听说拾欢受了委屈,秦未泽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丫头太倔,为什么不解释。就在那里听着韩骁训斥!

  他的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担心。

  好不容易熬到夜晚,秦未泽真的熬不住了。他想见拾欢,疯狂地想见她。

  夜深人静,拾欢居然丝毫没有睡意。

  她的心中有些难受,早早地打发文巧去睡了,自己一个人独自坐在窗前看夜景。

  秦未泽一直在暗处看着她,他贪婪地盯着拾欢的面容,一刻也不想移开眼神。

  已经过了子时了,这丫头居然还不睡。难道想在窗前坐一夜吗?这样下去会着凉的。

  一边在心中碎碎念,秦未泽一边想着办法。

  秦未泽皱眉,终于看到她起身了,本以为她要睡觉,谁知道这丫头居然开门走出来了。

  站在院子中,看着那无尽的苍穹,拾欢突然间有一种苍凉的感觉。

  好像一切东西都不属于她,而她也不属于这里。

  站了半晌,拾欢的心中有了想法。一直以来她都想要试一试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可是一直以来因为有事就耽搁了。也许现在是时候了。

  想到这里,她转身回到房中。

  见她终于回去了,秦未泽放下一颗心。

  走到她的窗边,为了防止这丫头醒来,他悄悄地放了一些迷雾进去。接着秦未泽便开门走了进去。

  轻轻地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的睡颜。哪怕是在睡梦中她都皱着眉。

  伸出左手轻抚她的秀发,秦未泽低头轻吻她的额头。

  唇瓣一点点地下移,他吻得十分小心,仿佛对待世间最好的珍宝一般。

  “小欢儿,对不起。”白日里他故意制造假象,他不是没有看到拾欢眼中那一丝受伤。

  秦未泽既高兴,又担心。

  高兴的是拾欢的心中还是对他有感觉的。

  担心的是这丫头会伤心,会难过。

  轻轻地躺在她的身边,伸出左手揽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他也想过告诉拾欢真相,可是这丫头知道他的手臂很有可能废了,肯定会留在他身边的。

  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不要这种同情得来的爱。

  抱着她,心中无比的满足。

  原本拾欢睡得很不安稳,可是后来渐渐地居然沉沉地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上醒来,拾欢觉得整个人都精神许多了。可是她觉得空气中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幽香。那是秦未泽衣衫上的味道,她曾经当小厮的时候看过,丫鬟们都会在放衣服的柜子里放上一些香料。淡淡的幽香,十分熟悉。

  可是转而她摇摇头,肯定是自己出现错觉了,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说不定昨夜正跟那宠妾风流快活呢。

  拾欢起身,快速地梳洗打扮,接着便出门去了。

  刚一走出大门口,便远远地见到简寒之向这边走来。

  她可是十分清楚地记得简寒之娘亲那日的话语,虽然这计划是早就定好的,可是简寒之娘亲的一番话还是有道理的。

  转身装作没看见他,拾欢向着人多的地方走去。

  她不想给任何人造成任何烦恼,如果那烦恼的源头是她的话,她更加会觉得有负担的。

  简寒之早就看到了拾欢,可是她突然间离开让他有些意外。

  “拾欢……”他在背后叫到。

  拾欢加快了脚步,一头扎进人群中。那人来人往的,简寒之应该不是那么容易看见她的。

  可是她想错了,刚走了一会儿,差点撞上一堵墙,抬头一看居然是简寒之。

  “是你啊!”拾欢假装刚刚见到他的样子,跟他打招呼。

  “刚刚为何要走掉?”简寒之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没走掉啊,不然怎么能碰见你呢。我想去济慈寺,正好要走这边的。”拾欢指了指前面的道路说道。

  知道她不肯承认,简寒之也不恼。他轻笑,“我也要去那里,一起走吧。”

  根本不可能这么巧的,只不过话都说出来了,她也不好拒绝。

  一路上,简寒之与拾欢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天,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他们谁都没有提到秦未泽,仿佛这时一个谈话禁忌一般。两个人都避开了这个话题。

  很快,济慈寺到了。

  其实简寒之的心中是有些疑惑的,这许久以来也曾听到她去哪个庙宇,今日居然又回到了济慈寺。

  看着寺庙外面那熟悉的场景,拾欢又想到了当时抓采花贼的情景。自然也就冒出了秦未泽的俊颜。

  摇了摇头,赶走那讨厌的想法,拾欢迈步走了进去。

  简寒之紧随其后,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她的心情不好,是因为秦未泽吗?来到这里也是为了秦未泽祈福吗?

  虽然他不想胡乱猜测,可是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解释她为什么来这里。

  看着这里熟悉的景物,拾欢的心中五味杂陈。这里与万安寺的布局一模一样,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里再穿越回去?

  虔诚地跪在佛像前,拾欢一一参拜着。待所有佛像都参拜完毕,拾欢在济慈寺的院子中缓缓地走着。

  简寒之跟着她,忍不住问道:“拾欢,你有心事?”

  “没有!”她笑笑,可是简寒之又怎么看出她笑得十分勉强。

  “拾欢,我知道你有心事,你的眼睛已经透露了。我不是要逼你说出来,我只是希望,在你想说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见外。”

  简寒之说得诚恳,拾欢站定,看着简寒之说道:“谢谢你寒之,我知道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以前是,以后也是。”

  最好的朋友?

  简寒之皱眉,为何她会这么说?

  “不许说这么生分的话。”简寒之不想让她把自己界定在朋友的范围内,他不想只能远远地看着她。

  “寒之,你对我好,我知道,也很感谢。可是我对你真的没有除了朋友之外的感情。”

  “好了,不必多说。我知道你有心事,我不打扰你便是。我去门口等你!”他故意顾左右而言他,转身离开,不让拾欢说清楚。

  她不说清楚,他还有理由待在她的身边。他不想她说明白,因此落荒而逃。

  “寒之……”拾欢在后面喊道,可是他仍旧头也不回地走了。

  拾欢心中很乱,看着那个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阿弥陀佛!”

  拾欢一转身,便看到圆空方丈站在她的对面。行了一个礼,拾欢有些抱歉地说道:“打扰到方丈清修了,是我的不是。”

  “施主言重了。老衲只渡有缘人,今日与施主在这里碰见,也是一种缘分,所以老衲愿意为施主开解一二。”

  “多谢方丈,不过只怕我的事情,方丈也爱莫能助。”

  只怕这穿越之事圆空方丈不会明白的,就算她说出来也于事无补。

  方丈笑了笑:“施主并非我世之人,老衲自然是知晓的。”

  此话一出,拾欢顿时惊讶了。想不到圆空方丈居然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若是他知道,那么是不是有什么可以让她回家的办法?

  她的心狂跳,连忙说道:“方丈如何知晓此事?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天机不可泄露!”圆空方丈摇了摇头,慢慢地说道。

  拾欢顿时焦急不已,“还请方丈指点迷津。”

  “既然施主来到这里,那便是命格既定。既来之则安之,若强求回去的话,恐怕适得其反。”

  听罢方丈的话语,拾欢的心中一沉。难道她真的回不去了?

  “施主不必焦虑,既然有此安排,施主只消接受就好。本性体弱太虚,无内无外,非来非去。”说罢方丈双手合十,转身离开了。

  拾欢思索着方丈的话语,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那么便随遇而安好了。她瞬间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拾欢这边倒是开解了,可是当秦未泽听说拾欢与简寒之一同出游的时候,瞬间暴怒,砸了自己眼前的茶盅。

  他知道自己不该生气,可是他控制不住要生气。

  尤其现在拾欢的心里还误会着他,简寒之定然是有机可乘的。

  一旁的吕不周摇摇头,再这么下去,宁王府都快被他祸害的差不多了。

  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这家伙根本就不配合他的治疗,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拾欢的身上。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心心念念拾欢,还不告诉她真相。再这么下去,他秦未泽没怎么样,他倒是先被折腾趴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