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101章 娶她可以,两年之后2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而秦未泽这边,他直奔吕不周的府邸。

  已经三更天了,众人早就熟睡了,可是那寝室中偶尔泄露出的暧,昧声音还是能被听到的。

  秦未泽满头黑线,他直接发出了暗号,之后便去了吕不周府中的密室里面等候。

  半晌,吕不周满脸哀怨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扣着扣子。

  大半夜的打扰人家的好事,他已经在心中把秦未泽骂了一万遍了。

  秦未泽扫过吕不周,这厮也不怕灵儿吃不消,天都快亮了居然还在折腾。

  “什么事?”吕不周的语气不是很好。

  “你听说过一种蛊毒没有,女子若中了此蛊,十八岁之前不能与男人成亲。”

  刚说完这句话,吕不周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你只告诉我有还是没有?”

  “有!”

  “这蛊是什么来历?”秦未泽焦急地追问道。

  见吕不周如此凝重,他知道这件事定然不会是韩骁说得那么简单。悄悄地握紧了拳头,等着吕不周的下文。

  “这蛊虫的来源不清楚,只是相传在江湖上有一个神奇的种族,叫寒月族,这个家族的女子的血液都十分特殊。若是可以吸食这种血液,那么功力会大增,对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可是若是这些女子嫁人之后,那么血液的作用便消失了。很快这个秘密被江湖人士知晓了,他们为了练功,疯狂地掠夺这些女子。可是后来他们发现女子通常都早早地嫁给旁人以让血液失去功效,因此便想出了一个办法,给她们服下蛊虫,十八岁之前不准嫁人,否则便会筋脉断裂而死。而十八岁之后可以嫁人,因为他们需要这些女子生育具有同样功能的后代。”

  秦未泽的手狠狠地握起,想不到居然有如此丧心病狂之人。

  吕不周接着说道:“因为这些女子的性格都十分倔强,很多人宁死不屈,不会把自己的血液献给那些贪婪之人。于是这些女子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在江湖上消失殆尽。”

  秦未泽的心沉到了谷底,想不到居然有这种典故。如果拾欢真的中了蛊毒,那么就是寒月族的后代了。

  而这个消息一旦被知晓,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母亲中了蛊虫,那么所生出的孩子呢?会不会也带蛊毒?”秦未泽问道。

  吕不周点点头,“没错,这些人的可恶之处就在这里。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让孩子一出生便带有蛊毒!”

  见秦未泽面色不善,吕不周有些震惊地说道:“你这么焦急,不会是拾欢有这种蛊毒吧!”

  若真是如此,寒月族再现,恐怕拾欢从此都会不得安宁。

  “现在还不确定,你可有办法诊出这蛊毒?”

  在没有确定之前,他不会妄下断论。

  吕不周皱眉,半晌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可是你确定真的要诊吗?如果拾欢真的是寒月族,又怎么保证不会被旁人知晓。”

  秦未泽陷入了矛盾中,他久久地思考着,并未说话。

  “若拾欢真的是寒月族的后人,你可想过对策?”吕不周问道。

  秦未泽并未说话,只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拾欢的身份一旦被拆穿,恐怕立刻就会成为江湖上众人争抢的对象。她的血液也会被奉为无价之宝!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心中有了想法,秦未泽看向吕不周,“明日你去给拾欢诊断一下,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蛊毒。”

  若是没有最好,若是有的话,他的眉头不自觉地皱紧。

  吕不周点头,“好,我会去办。可是如何能瞒得住拾欢?”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第二天一早,拾欢刚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秦未泽支着头躺在她的身边,笑着看着睡梦中的她。

  “醒了?”

  “你怎么进来的?”拾欢记得她昨天晚上从爹爹书房回来之后是锁了门的。

  “自然是从门进来的。”秦未泽笑了笑,看着刚刚睡醒的拾欢,心中痒痒的。

  头发随意地散开,脸颊微微泛红,那有些朦胧的睡眼格外勾人。衣领微微敞开,引人遐想。

  秦未泽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看着他一直盯着自己,拾欢立刻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男人早上的时候是惹不得的,她可是知道这一点的。

  见着床上的“蚕蛹”,秦未泽忍不住逗她,“小欢儿,你觉得一层被子就能阻止我吗?”

  说罢反而假装上前。

  “我头没梳脸没洗,而且昨天晚上吃的是大蒜!”拾欢说得很快,秦未泽一下子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哪有姑娘家这么说自己的,小欢儿还真是特别。

  见他笑了,拾欢知道自己安全了。

  她调皮地一掀被子,把秦未泽捂在里面,自己趁机跳下床。秦未泽刚要追过来,她立刻拉开门喊道:“文巧,文巧,快来,我要洗漱!”

  秦未泽原本想要把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给逮回来,可是她这么一喊,院子内的人都看向这里。

  拾欢有些洋洋得意,看你秦未泽还怎么下手。

  只见秦未泽不慌不忙地走过去,反而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衣领,“刚睡醒就乱跑,连扣子都没扣好。”

  周围的人可是全都看见了宁王爷那亲密的动作,居然在给小姐扣扣子。而且一大早上就出现在小姐的房间,这是不是能说明什么问题。

  扫了一眼周围众人,秦未泽轻笑,“晚上不好好盖被子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我,操心。看来我真得把你带在身边时时刻刻照顾才行。”

  拾欢顿时满头黑线,什么叫晚上不好好盖被子。

  说得这么暧,昧!

  “你不要胡说,我怎么不好好盖被子了?”拾欢有些脸红地问道。

  “总抢我的被子这怎么算?”

  看着周围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小姐总是抢宁王爷的被子啊。

  而端着水盆刚刚过来的文巧嘴巴惊讶的都合不拢了。

  “你不要胡说!”拾欢压低声音对秦未泽说道。

  他笑了,“这怎么能是胡说呢,我可是抱着你睡了好几次的,你的习惯我可是一清二楚。”

  拾欢泪奔,她真的不想被他抱着的,可是这厮进门都没声音的。而且不管她锁了几把锁,睁开眼睛总是能看到自己躺在他的怀里。

  她都要怀疑秦未泽是不是专业开锁的了。

  见她气鼓鼓的样子,秦未泽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不逗你了,来洗漱吧。”

  说完他伸手去接过文巧手中的铜盆。

  文巧犹豫了,秦未泽拿过来说道:“放心吧,本王亲自伺候你家小姐洗漱。”

  接着秦未泽关上了门,把文巧隔绝在外。

  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们没有听错吧,宁王爷居然要伺候小姐。

  “秦未泽,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拾欢叉着腰说道。

  看着这小女人生气的样子,还不错。

  秦未泽一边拿过软巾沾湿,一边轻轻地拉过拾欢,让她坐在梳妆台前,居然要给她擦脸。

  拾欢挣扎着,“我自己来!”

  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三岁孩子,怎么可能需要他擦脸。

  看着她胡乱动弹,还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他轻笑,“你若是再乱动,我就点你的穴道了。”

  “你敢!”拾欢立刻瞪起了眼睛,“你若是敢点我的穴道,我绝对会用迷魂散加倍讨回来!”

  “好了,你坐好不准乱动,今日我为你梳妆。”

  “你会吗?”拾欢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秦未泽却是一脸自信,“相信我!”

  接着拾欢便任由他折腾,其实拾欢的心里也是真的想要看一看,他到底会不会梳妆打扮。

  一番折腾下来,拾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哭笑不得。这分明就是她当小厮时候的打扮,而且脸上的皮肤比原来黑了不止一倍。

  “这……就是你的梳妆?”拾欢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的脸颊说道。

  原本她还在心里想着,怎么样秦未泽也得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

  可是现在,怎一个“丑”字了得。

  秦未泽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十分满意,“多好!”

  “哪里好了,这么丑。”

  “你也知道这形象丑,当初在王府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每天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也不见你觉得丑啊!”

  “女为悦己者容,你没听过啊!”

  “听过啊,可是这还有一句,是男为悦己者易容!”

  哪里有这句话,分明就是他杜撰出来的。秦未泽看了又看,他才不会把自己的小欢儿展示给旁人看呢。

  既然要带着她去越州,那么定然是这种形象过去。打扮得美美的,万一在路上再招惹几个人,他便欲哭无泪了。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办法好。

  拾欢垮了一张脸,这厮分明就是打好了算盘等她上钩的。

  秦未泽一把拉住拾欢便向外走去,拾欢有些不解:“去哪里?”

  “去逛街!”秦未泽说得干脆,

  街上众人看见宁王爷与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厮举止亲密。他们想了想,这不就是前些日子与宁王爷卿卿我我的那个小厮吗?

  “你们看你们看,宁王爷居然又与那个小厮在一起了。”

  “不是说宁王爷非韩拾欢不娶吗?”

  “其实你们都错了,王爷娶韩拾欢只不过是幌子,真正喜欢的还是这个小厮。”

  听着众人的议论,秦未泽阴沉着一张脸,可实拾欢的心里却乐开了花。

  宁王爷着断袖的名声想必是坐实了,这里的民众还真是“火眼金睛”嘛。

  秦未泽冷哼,“看来该好好地理一理这里的舌头了。”

  见他杀气渐起,拾欢连忙上前,指了指那边的裁缝铺说道,“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任由她拉着,秦未泽一路跟着拾欢来到了店内。

  这店面很大,里面有很多的绫罗绸缎,拾欢看得眼花缭乱的,每一个都是纯手工的,很好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