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123章 惊变,拾欢出逃1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他做事向来狠绝,绝对不可能留下红缨这么大的威胁存在的。就算是红缨跑了,那么也定然会遭到追杀,不可能在大街上那么大摇大摆地当乞丐。

  而追杀简寒之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这么多年秦未泽虽然一向与简寒之不和,可是他们二人之间却有着一种莫名的默契。秦未泽从不动简寒之,而他也不会与秦未泽为敌。这种默契一直持续到现在。若秦未泽真的杀了简寒之,就是逼着简敬学倒向太子的一边,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因此她愿意相信他没有做过这些事,可是她也不会让身边的人白白地受到伤害。她一定要查清楚是谁做了这件事。

  拾欢突然站住了,转身对秦未泽说道:“我们去看看简寒之。”

  “不行!”秦未泽断然拒绝,看谁都可以就是不能看简寒之。

  简寒之这些日子虽然远离了拾欢,去游山玩水了,可是这次回来毕竟受了伤,万一他要是博取拾欢的同情怎么办。

  而且这厮一向是他最大的威胁,他怎么可能放任拾欢去看他。

  “你若是不去,我便自己一个人去。你现在不然我去,我也会偷偷去。”拾欢在他面前眉飞色舞地说道。

  的确,她必须要去看简寒之,她要问清楚一些事情。不然怎么样都不会安心。

  秦未泽突然间笑了,“好,既然欢儿想去,我们就一起。”

  转变的这么快!

  不管怎么样,先去了再说。

  见到拾欢的时候,简寒之有那么一瞬的兴奋,可是在看到她身后的秦未泽时,神色便恢复了正常。

  “你们来了。”简寒之的脸色有些苍白,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王爷能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王爷海涵。”

  看着他那虚弱的样子,拾欢直接切入正题:“寒之,你是如何受伤的?”

  “我离开越州之后一路向南,刚到青州,便被一群黑衣人追杀,我逃过一劫,幸亏那个时候碰到了拾俊,他一路护送我回到了京城。”简寒之说得十分简略。

  “你可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简寒之轻笑,“若是按照身份判断的话,他们是宁王爷的人,那令牌便足以说明问题。”见秦未泽神色如常,简寒之接着说道:“我想王爷不会送我这么大的礼吧,毕竟要杀我的话王爷怎么也会亲自动手,不会用这样偷偷摸摸的办法才对。”

  简寒之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是秦未泽做的,可是拾俊一看到那令牌便一口咬定是秦未泽做的,还要把拾欢带回来。

  “你似乎很了解本王!”秦未泽虽然语气不善,可是心中却赞同简寒之的说法。对于这种对手,他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动手的。

  拾欢让魏达放下手中的那些东西,接着从衣袖中拿出一瓶药,“这些都是给你的,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吕不周配的,很管用。”

  “谢谢。”简寒之觉得自己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可是最后到嘴边,只化成了两个字。

  秦未泽从一进门便盯着简寒之的一举一动,见拾欢说完了,他起身,放下一张请柬:“下月初六是黄道吉日,本王要与欢儿成亲,还望简大人务必前来。”

  看着那请柬,拾欢都愣住了,他什么时候做的?而且为什么要挑这个时候给他?

  忽然,她好像明白了秦未泽这么痛快答应来看简寒之的原因了。

  拿过那张请柬,简寒之仔细地看了看,捏着请柬的手指有些泛白,可是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好,我一定去。”

  “如此,那就恭候大驾了!”

  秦未泽嘴角轻扬,拉着拾欢便离开了。今日前来,一是为了了解情况,二就是为了送请柬。他的确是有私心的,就是要告诉简寒之死心吧。

  看来效果也不错,简寒之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痛楚他不是没有发现。不过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早些放弃也好。

  拾欢不用问,也知道秦未泽的心中是怎么想的。算了,由他去吧。

  又过了三天,魏达依旧在查这件事,可是还没有进展。

  傍晚的时候,拾欢正在看书,竹桃便进来告诉她晚上秦未泽有事,晚些回来。

  拾欢点点头,看着竹桃那没精神的样子,拾欢拍了拍她的肩膀,“竹桃,袁平会没事的,我们会找到他的。”

  她一开口,竹桃的眼睛便红了,她点点头,不再说话便退了出去。

  四周安静下来,拾欢又在想着这件事。想来想去,跟这件事情关系最大的就是太子了。这很说得通,若是简寒之死了,栽赃给秦未泽,然后让简敬学转而支持他。而红缨没有完成任务,以太子的性格才不会管她怀孕与否,定然都会痛下杀手。至于袁平,恐怕是误打误撞,被暗算了。

  然而拾欢也没有忽略另外一个人——御黎川。

  这个人绝对是不可忽视的存在。而且拾欢清楚的记得,御黎川说过,一定要得到她。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定然会与秦未泽反目,那样一来御黎川就有了可乘之机。

  可是这也是猜测,拾欢并没有证据。

  摇了摇头,她的头脑中满满的都是这些事,烦躁的很。

  看了看外面的夕阳,拾欢找来梯子,爬上房顶看落日。

  秦未泽的寝殿是王府内最高的建筑,拾欢坐在房顶上,看着那火红的落日映照了半面天空,十分壮观。

  坐在上面微风袭来,很是舒服。

  夕阳一点点地落下,夜色笼罩了大地,又坐了半晌,拾欢便爬了下来,见秦未泽还未回来,她便准备去找点吃的。

  可是路过秦未泽书房的时候,她隐约听到里面有声音。

  不对啊,这个时辰了,不可能有人在他的书房里面的。而且那书房一片漆黑,根本就没有光亮,怎么可能有人在里面。

  心中游戏毛毛的,毕竟大晚上的,看多了恐怖片,心中还真是有些害怕。

  不过终究抵不过心中的好奇,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打开门向里面看了看。

  书房的里面一片漆黑,可是在书架的一侧有一丝光亮泄漏出来。若是在书房外面根本发现不了这里面暗藏玄机。

  踮着脚走过去,拾欢把声音降到最小。屏住呼吸,她悄悄地从那缝隙中向内看去。

  里面有两个人相对而坐,他们都是侧脸对着她的方向。

  拾欢仔细看了看,不由得震惊,皇上怎么会在这里?而另一个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侧脸——秦未泽!

  秦未泽的右脸正对着拾欢,可是眼神却专注地看着秦铎手上的动作。

  只见秦铎拿起一张纸,问秦未泽:“这上面的人可都处理了?”

  “已经处理了大部分,剩下的那些也没有多少时日了。”

  “那丫头可有起疑心?”

  “父皇放心,这次的事情她虽然有所怀疑,可是女人嘛,只要温柔一点,哄一哄便好了。”

  “那就好,一定不能让她起疑心,这丫头的血可是很宝贵的。只不过再过两年便不能取血了,所以你要娶她,等她生下孩子,那孩子的血液便可以为我们用好多年。”

  “父皇放心,这丫头已经尽在掌握之中!”

  拾欢的手死死地抓住一旁的书架,那指甲都翻起了居然丝毫没有觉得疼痛。

  她努力地缓解自己的情绪,此刻千万不能出声,不然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

  都说十指连心,可是这与她心中的痛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原本她以为秦未泽会是自己的良人,原本她以为她对他是不一样的,那样的疼宠,那样的怜惜,居然都是装出来的!

  她以为她是特别的,原来只是特别有利用价值而已。

  原来,红缨的死,袁平的失踪,简寒之被追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而她还在这里傻乎乎地说自己相信他。

  拾欢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书房的。她只觉得自己捧着一颗心到了他的面前,不但被摔碎了,而且被狠狠地踩了几脚。

  她的头脑中一直回想着刚刚的话语,她知道自己的体质特别,她一直相信秦未泽,相信他只是爱她,并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利用她。

  可是到头来,无情的事实如同一把刀一般,狠狠地插进了她的心脏。

  他们不但要利用她,连她未来的孩子都被算计在内。

  “欢儿,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欢儿,我爱你!”

  “欢儿信我吗?”

  “……”

  秦未泽的话语如同魔咒一般在拾欢的头脑中响起,曾经的过往历历在目,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拾欢伸手摸了摸脸颊,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心脏如同被掏空了一般,猛然间,从她的心里冒出了恨意。她恨秦未泽的欺骗,也恨自己瞎了眼。

  爱情可以蒙蔽一个人的心智,她也未能逃过。

  可是她还有机会,一切都还来得及。讽刺地看着桌上那红色的请柬,拾欢拿过来把它撕得粉碎。

  她要离开,一分钟也待不下去。

  看了看这寝殿,拾欢突然间发现,原来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自己的。这样更好,了无牵挂。

  院子中都是暗卫,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秦未泽掌握在手中。

  原本她还以为他留下这么多的暗卫是为了保护她,可是现在看来,不过是怕她这个到嘴的肥肉跑了而已。

  冷笑了一下,拾欢突然喊了一声:“竹桃!”

  “王妃,有什么吩咐?”竹桃连忙跑过来,可是见王妃的房间内居然没有点灯,她连忙走进去,“王妃,是奴婢疏忽了,奴婢这就去点蜡烛。刚刚魏达传话回来,王爷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回来,王妃先休息吧。”

  “好啊,那你就帮我铺床吧。”拾欢站在门口说道,话音刚落,她便关上了门。

  竹桃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点亮了蜡烛,之后便开始帮拾欢铺床。

  一边铺床,一边还与拾欢闲话家常,“王妃,奴婢可是听说王爷找了最好的绣娘来给王妃做嫁衣的。那天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好漂亮啊。而且王爷还说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多生好多小宝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