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148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1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拾欢在这府邸之中安顿下来,而她回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简寒之与凌子归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过来看她。

  见她安然无恙,他们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简寒之回想着那日的情形仍旧是心有余悸。他与秦未泽同时离开客栈,可是等他看到那客栈着火想要回去的时候,突然被一大群黑衣人缠住了。

  那些黑衣人并不想要伤害他,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不让他回去救拾欢。

  听完简寒之的叙述,凌子归也点点头,“我知道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这分明就是有人设计好的,就是要让拾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是她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秦未泽。

  想必连杨若依都不相信,秦未泽不但会回去救她,还会抱着她跳下山崖。

  “等我们赶到断崖处的时候,早就没有了你们的踪迹。这些日子我们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还好你平安归来了。”简寒之笑着说道。

  看着拾欢没事他便安下心来,可是拾欢与秦未泽一起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不用说他也清楚。否则以拾欢的心性,怎么可能再次搬到秦未泽的府邸。

  拾欢看了看简寒之,眼中有些抱歉。

  她从来都不想伤害他,可是到头来却仍旧要伤害他。拾欢的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无力感,可是爱情原本就是这样,不是人为能控制的。

  半晌,还是凌子归开口打破这僵局,“小不点,想不想从我这里得到点消息。”他眨眨眼,期待地看着拾欢。

  “我可没有东西跟你交换!”拾欢摊开手,接着说道:“而且……我已经知道是谁要害我了。”

  “这次我白送!”凌子归笑嘻嘻地说道。

  紫玉山庄的消息一向是千金难求,可是对于那些伤害拾欢的人来说,凌子归绝对乐意帮助秦未泽去消除所有的障碍。

  可是他与秦未泽又不对盘,所以只好直接把消息告诉拾欢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肯白送?”

  “我有那么奸商吗?”凌子归一脸委屈。

  “有!”随即拾欢笑着点点头,被凌子归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简寒之也被这气氛感染,开口道:“这些日子凌公子可是没闲着,他既然说白送,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拾欢点点头,反正不要白不要。

  他们三人又说了许久,凌子归看了看时辰,“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聊!”

  他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再过多停留了。想必小不点一定有话跟简寒之说,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还是说清楚的好。

  凌子归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拾欢与简寒之。

  “寒之……我……”拾欢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我知道!”简寒之打断她的话,“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爱他吗?”

  “是,我爱他!”

  此话一出,简寒之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暗淡。他放不下拾欢,可是没有什么比她的幸福更重要的。

  “那就好。”他的语气十分苦涩,可是他不想拾欢为难。

  拾欢的心中愧疚极了,可是她必须要这么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她不想给简寒之造成更大的伤害。

  从凌子归与简寒之一踏进这府邸,杨若依便得到了消息。

  直到翠儿来告诉她,说凌子归走了,只剩下简寒之与韩拾欢两个人了,她的眼中瞬间闪过精光。

  “翠儿,把这壶茶给王妃送过去,好不容易来的客人,咱们要好好招待是不是。”接着,她亲自把一个茶壶放在托盘上,示意翠儿给韩拾欢送过去。

  翠儿一走进去,发现室内的气压有些低沉。简寒之与王妃都没有说话,各自沉默着。

  她缓缓地倒茶,之后分别放到简寒之与拾欢的面前。

  “寒之,喝茶。”总算是可以打破尴尬了,拾欢松了一口气。

  简寒之伸出修长的手指端起茶盅,轻轻地喝了一口,“好茶!”

  “真的吗?”拾欢也端起来,喝了一口,随即点点头,“果真不错,这茶叶是从哪里来的?”

  翠儿低头回道:“回王妃,这茶叶是皇上赐给王爷的,叫君山银针。”

  简寒之随即点点头,“茶芽内面呈金黄色,外层白毫显露完整,而且包裹坚实,茶芽外形很象一根根银针,雅称“金镶玉”。”

  “正所谓金镶玉色尘心去,川迥洞庭好月来。”拾欢轻轻地念道。

  随即他们二人相视一笑,可是这一切都被翠儿看在眼里。

  杨若依一直在房间内逗弄着逸儿,见翠儿回来了,她示意奶娘把逸儿抱走。

  “如何?”她悠悠地问道。

  翠儿已经把刚刚那个茶壶处理了,喜笑颜开地说道:“主子放心吧,他们二人都喝了,还不住地赞这茶好喝呢!”

  “那是自然,这茶……可不是一般俗物!”杨若依笑得十分得意。

  看了看时辰,秦未泽去军营巡视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杨若依缓缓地起身,准备到门口去迎接王爷。

  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杨若依不疾不徐地品尝着这茶叶的清香。这么好的茶叶,白白地便宜了那个贱人!

  不过她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整理好妆容,算了算时间,杨若依慢慢地向外走着,而迎面便走来了秦未泽。

  她顿时装作十分焦急的样子,跑到秦未泽的面前,“王爷不好了,姐姐她……”

  “怎么回事?”秦未泽原本不想理她,可是一听是拾欢的事情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姐姐与简大人二人关在房内,一直到现在不曾出来。臣妾刚刚听说那屋内有……有异响!”她说得十分模糊,可是一旁的人听来却不由自主地会想到拾欢与简寒之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低下头,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挂上了冷笑。那壶茶她可是加了料的,算算时辰,早就该发作了。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她倒是要看看秦未泽到底要怎么办!

  秦未泽脸色一沉,加快了脚步便朝着拾欢的房间走去,杨若依紧随其后,这种时候她怎么可能错过。

  一脚踢开门,结果发现拾欢与简寒之都好好地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拾欢靠在椅子上,看着秦未泽那有些冰冷的脸颊,说道:“王爷哪来的火气,进门居然用踹的!”

  “想吓一吓欢儿而已。不知道效果如何!”秦未泽冷眼看向简寒之,随即坐到拾欢的身边。

  “恐怕王爷是另有目的吧。”简寒之温润的声音传来。

  “有人说你们二人关在屋子里许久了,本王倒是好奇,简大人有什么事会与王妃说这么久的。难道简大人都不知道避嫌的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简某若是遮遮掩掩,反倒是被人说闲话。”简寒之的眼神十分澄澈,他一字一句说得十分肯定。

  杨若依的脸色有些难看,原本是想要捉奸在床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二人什么都没发生?

  翠儿明明说她已经把茶给他们喝了啊!

  拾欢冷笑,“有人说?敢问是何人说的呢?”

  随即她的目光便落到了杨若依的身上,杨若依一下子僵住了。

  “若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未泽冷声问道。

  杨若依摇了摇头,“妾身只是担心姐姐,可是妾身从未污蔑过姐姐啊,王爷明鉴!”

  拾欢看向她的目光十分凌厉,“侧王妃为何如此肯定我与简大人有染呢?还是说你做了什么手脚,确定我们会发生什么!”

  一句话立刻让杨若依出了一身冷汗,她立刻泪眼汪汪地看着拾欢,“就算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陷害姐姐啊。王爷,若依没有做过!”

  拾欢真是佩服她,都说眼泪是女人最好的武器,杨若依这眼泪来的也太快了。

  “这可怜见的,恐怕王爷的心都要被侧王妃的眼泪融化了。”拾欢讽刺地说道。

  转而拾欢看了看秦未泽,说道:“王爷,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诬陷我与简大人有染,分明就是居心叵测。”

  秦未泽握住拾欢的手,转而冷声对杨若依说道:“若依,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的。”

  见秦未泽的声音已经变了,杨若依的眼睛转了转,接着指着翠儿说道:“都是翠儿跟臣妾说的,臣妾原本不知情啊!”

  翠儿立刻跪下,一边打着自己的耳光一边说道:“王爷,奴婢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搬弄是非了!”

  这翠儿还真是忠心!

  拾欢不由得替她感觉到不值得,为这样一个主子牺牲根本不值得。

  “拖出去,杖毙!”秦未泽冷冷地说道。

  “慢!”拾欢突然间开口,让杨若依有些意外。毕竟王爷的主意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改变的。

  “王爷,翠儿虽然可恶,但是罪不至死,打过一顿板子饶了她便是了。”这个时候救她一命,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翠儿只是一个替罪羊,白白地送了性命岂不是可惜。说不定哪天这丫头可以帮上大忙呢。

  拾欢冲着秦未泽眨眨眼,被她这调皮的样子逗笑了,秦未泽轻吻她的手背,“好,都听你的。”

  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翠儿已然吓得瘫倒在地。魏达见状叫几个侍卫把她抬出去,打一顿板子了事。

  “行了,闹剧就到此为止,都散了吧。”秦未泽摆摆手,示意他们都可以离开了。

  简寒之看够了戏,起身告辞,而杨若依也低着头,缓缓地退了出去。

  想不到韩拾欢一句话秦未泽便这样相信她,想要扳倒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杨若依一边走,一边想着对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