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网 - 无弹窗广告小说免费阅读 - 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跟班王妃,搞定悍妒王爷TXT下载

第195章 神秘军师的身份(2)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拾欢看着这匈奴的军营之中,可是很快便发现了不同之处。匈奴粗犷,可是这里却有一套十分精致的茶具。

  她留心着那茶具被送到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帐篷之中。那帐篷在外面看与其他的匈奴帐篷无异。

  “不周,就是那里!”拾欢指了指前面的帐篷说道。

  吕不周也看到了那个侍卫送进去的茶具,随即点点头,“没错,想必就是这里了。除了那军师,匈奴将士怎么会用如此精致的茶具。”

  他们二人正看着,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小的们在巡防!”吕不周回身答道。

  “不准偷懒!”那将军模样的人粗声喊了一嗓子,接着便指着不远处的箱子对他们说道:“把箱子里面的东西都搬到军师的帐篷中去,不得有误!”

  “是!”

  吕不周与拾欢打开箱子一看,里面只是一些简单的书籍,衣物,并未有其他的东西。

  “这军师还真是讲究!”吕不周撇撇嘴,“都到军营里面了还穷讲究什么!”

  “别琢磨了,搬吧!”拾欢与吕不周二人便开始一件一件地往那军师的营帐之中搬东西。

  一走进那营帐,只见一个戴着斗笠的人坐在一旁看书喝茶。拾欢扫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感叹,戴着斗笠看书,能看得见吗?

  不过她并未过多地大量,而是静静地摆放着东西。

  这个军师的营帐十分简单,没有任何表露身份的东西。这里的装饰品大多数都是匈奴所用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倒是那套茶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罢了。

  那军师只是看了看眼前这两个搬东西的人,便继续自己手上的事情了。

  如今秦未泽就在这边关之中,若是能将他一举拿下,那么秦月王朝便是他的囊中之物!到时候他的心愿便可以达成了。

  不过这块骨头也不好啃,听说他的身边有一个叫秦寒的谋士,近日来可是连连挫伤匈奴的锐气。

  秦寒?为何他以前从未听说过?

  拾欢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摆放手中的书籍。吕不周把最后的衣物搬进来,他们便可以离开了。

  一边摆放,拾欢一边留意着那些书籍。大多数都是游记,并未有什么特别的。可是摆着摆着,拾欢便觉得有些不对。因为这里面居然出现了一本苏东坡的诗词。

  她假借摆放的名义,偷偷地翻看了几页。突然间身子一僵,接着手中的书滑落在地上。

  拾欢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连忙转身,“是小的失手,还望军师恕罪!”

  四周静悄悄的,那人并未说话,只是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半晌,接着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拾欢把那诗集放回原处,接着便退了出去。吕不周见她的眼神不对,心中一沉,拉着拾欢便向外走去。

  “拾欢,你怎么了?”吕不周压低声音问道。

  拾欢回神,“我可能知道那个人是谁了。拣尽寒枝不肯息,寂寞沙洲冷!”拾欢刚刚分明看到了这句诗的下面被画了一道线。

  那么多的游记,又喜欢苏东坡。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纵然他一句话没说,而是拾欢单凭这两点就可以推断出他的身份。有的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

  “你的意思是……简寒之?怎么可能!”吕不周大惊失色,他绝对不相信这个神秘的军师就是简寒之。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快走!”拾欢与吕不周快速地离开。

  而此刻营帐之中的军师已经起身,走到那刚刚搬过来的书架前,突然间发现那本东坡诗集居然漏在外面,不由得皱眉。

  可是猛然间他想起了刚刚那个侍卫的反应。为什么独独是这本书?他翻开一看,那上面的诗句赫然暴露在眼前。

  军师的心一沉,厉声对外吩咐道:“封锁所有出口,无比将刚刚的那两个将士抓到!”

  一时之间匈奴军营的所有大门全部封闭。而拾欢与吕不周还未到门口,此刻想要出去恐怕是不行了。

  此人定然已经察觉,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地封闭出口。

  拾欢与吕不周二人快速地躲到了马棚之中。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想办法离开才行!”

  “事到如今,只有偷梁换柱了!”拾欢看着那三个正在喂马的匈奴人,悄无声息地把他们三个放倒了。

  “我们易容成他们的样子,每日的这个时辰养马之人都要取后山放马。这是匈奴的规矩,我们趁机逃出去!”

  吕不周点点头,他们二人的动作很快,那人应该想不到他们会如此快速地易容。

  几乎把整个军营都找遍了,也不见这两个侍卫的踪影。

  “军师,你到底找谁啊?”额尔敏不解地问道。

  “抓到那两个人,我们就不战而胜了!”

  听着军师的话,额尔敏十分惊讶,“是何人竟然能有如此的能力?”

  “你不必知道是谁,只要抓到那两个人就好。此刻所有入口都已经关闭,他们一定还在这军营之中。立刻召集所有将领,让他们好好地盘查自己的部下,无论是少了谁,都速速来报!”

  此刻斗笠下的简寒之紧紧地抿住嘴,刚刚拾欢居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是他能早些识破她的话,那么此刻早已抓住了她。

  一旦他抓住了拾欢,那么他是不会放她回去的!

  想不到她居然胆大至此,真的敢闯这匈奴大营。难道秦未泽竟然会如此纵容她胡闹不成?

  另外那个人是谁?秦未泽吗?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不费一兵一卒便会赢得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他也知道,拾欢是没有那么容易抓住的。既然她敢来,一定是做好了准备的。她一向善于易容,这三十万大军之中,她随随便便易容成哪个人都会很难找。

  很快到了放马的时辰,吕不周与拾欢赶着马群向后山走去。

  “哈赤,明格,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放马?乌梅尔呢?”守门的将士们问道。

  “乌梅尔去了茅厕,一会儿就过来。开门吧!”拾欢喊道。

  那将士点点头,便打开了门让他们赶着那些战马出去。

  而简寒之一旁正在焦急地等待着盘查的结果,可是突然一个侍卫冲进来,“单于,刚刚在马棚发现哈赤,明格和乌梅尔都被打晕了。”

  “什么?”额尔敏惊讶地问道。

  而简寒之猛然间想到此刻正是放马的时候,想必拾欢必定是利用这个空档逃走了!

  “赶紧派人去追那放马的人,快去啊!”额尔敏冲着属下喊道。

  简寒之摆摆手,“不必了!”他们此刻定然已经逃出去了,再追也没有用了。

  这种擦肩而过的感觉让他真的很不舒服。拾欢明明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了,可是他居然就这样让她溜走了。

  原本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恐怕此刻也瞒不住了。拾欢那么聪明,定然会从这些东西中推断出他的身份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